图片 3

辽宁阜新发现3500年前古灌渠,石门雕刻填补南京六朝考古空白

图片 1

图片 2

  由“高领”陶片确定出遗址

 

  在考古界有句话,叫做“怕软不怕硬”,就是说石建筑在土层里比较容易鉴别,而土质遗迹鉴别则相当困难,全凭经验、眼力甚至是感觉。

大浦塘M1墓葬全景。

  阜新蒙古族自治县务欢池镇务欢池古代灌溉水渠遗址正是深埋在土层当中,极其容易被忽视的古代遗迹。直到今天,这一遗址仍然是中国北方发现较早、较完整的古代农田灌溉系统。

  记者昨天从南京市博物馆获悉,2012年考古工作成果丰硕,值得一提的是,考古人员在南京栖霞灵山北麓发现一座南朝大墓,该墓甬道中一座大型石门上刻满了精美纹饰,是研究六朝绘画艺术的珍贵资料。

  务欢池原名“勿欢池”,后来误作“务”。发现务欢池遗址的诱因是当地的闹德海水库需要修建引水工程。得知这一施工消息后,1991年6月,辽宁省考古所和阜新市文物部门立即调派人员到工程沿线进行调查。

  据了解,这座大墓全长14.2米,宽3.6米,是南京历年发现的规模最大的南朝墓葬之一,墓志表明墓主为齐梁时期的宗室贵族。该墓甬道中有一座保存完好的大型石门,上面刻满了神仙、门神、朱雀玄武等神兽和花草等纹饰,精美异常。由于目前没有六朝时期的绘画存世,因此这座石门就成为研究当时绘画艺术的珍贵资料,也填补了南京六朝考古的空白。

图片 3 

  此外,考古人员还在南京林业大学建设项目中发现了6座明代开国功臣徐达的家庭墓,包括券顶砖室墓和石板平顶砖室墓两种不同形制,是研究明代功臣家族的重要材料。考古队还在瑞金路小学工地发现了明皇城外护城河上的白虎桥,这座明代石拱桥发掘长度27.5米,推测原长近50米,桥面宽15.9米,规模宏伟。此外,考古队还在狮子冲一带发现了两座大型南朝墓葬。这里的神道石兽的归属,曾经有过宋文帝长宁陵、陈文帝永宁陵和昭明太子安陵等多种说法,此次考古将有望揭开这个千古之谜。
 
 

褐陶四系壶
高10厘米,口径5厘米,底径5厘米,泥质褐陶,直口、长径、鼓腹,腹施四系,平底,通体磨光,青铜时代出土文物。

 

  当年考古人员在调查时发现了特征比较明显的夹砂陶片,陶片多为陶器颈部,它的突出特点是“高领”,由此考古人员初步判断这是一处带有高台山文化特征的遗址,距今约3500年。

  在阜新市博物馆,博物馆馆长、研究员胡健引领记者到青铜时代文物的展橱前,他指点记者进行分辨。通过陶器来判断其所存在的年代和文化属性就简单多了:高台山文化类型的陶器特征明显——陶器有个“高领”,或者说“长脖颈”,就像动物界中的长颈鹿一样易于识别。

  1991年10月,调查组对这一遗址进行了勘探复查,摸清了遗址的大体范围,进一步确认其文化性质应属于北方青铜时代高台山文化类型,随即申报国家文物局批准,进行抢救性发掘。

  3500年前的灌溉水渠工程复杂

  研究员、曾任辽宁省考古队队长,现任辽宁省考古学会理事、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委员辛岩告诉记者:“我们最初还不知道那里有古代灌溉水渠,古灌渠是在发掘过程中发现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