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国家博物馆馆刊2018年第2期,东南文化2016年第4期

图片 1

   
2010年,甑皮岩遗址被列入首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立项建设项目。由于大岩遗址六期文化与甑皮岩遗址五期文化互为补充,一种全新的思路在考古人员的脑海中日渐清晰:将两者“捆绑”起来谋发展。

艺术史研究

    “捆绑式发展”促成最古老原始陶器“重见天日”

考古学研究

 

古代史与文物研究

   
甑皮岩遗址是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政策上不允许研究人员继续大范围开挖。在加强保护的同时,研究人员很难了解生活在甑皮岩中的古人类,使用洞穴时怎样对空间进行布局。“洞穴中,哪些地方有什么专门用途?”研究人员只能借鉴同类型遗址的考古研究结果或史料进行解答。

国博新闻

图片 2

专题:张大千艺术研究

   
依照这样的设想,大岩遗址就可以与甑皮岩大遗址互相依存、互相弥补、互为一体,进而成为甑皮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重要支撑。

近现代史与文物研究

   
2000年,大岩遗址的西侧发现了古人类的墓葬区,但没有找到生活区。考古人员找到了一些用火的痕迹,却没有找到灰坑(即古人类开挖后用于丢废品、垃圾的坑)以及灶台等生活遗存。结合两次考古发掘,考古人员在同一时期的文化层中,既找到了墓葬所在地,也找到了生活痕迹,用最直接的考古证据印证了古人类“生死同穴”的情况。

近现代史与文物研究

大岩遗址发掘现场(甑皮岩博物馆提供)

   
历时两个月的发掘,考古工作者确认,大岩遗址由A、B两洞组成。A洞位于东侧,B洞位于西侧,两洞洞口相邻,均朝向正北。文化堆积主要位于A洞,比较完整地保留了原生堆积,现存面积约300平方米。

图片 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