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末名将李愬,李冰故里在哪里

美高梅在线登录网址,中文名:李冰

凉武公 (773年—821年),字符直。洮州临潭人。唐代中期
,太尉、西平郡王李晟第八子,有谋略,善骑射。因家族背景任协律郎、卫尉少卿等职。
从小慈孝过人,李晟死后,与兄李宪坚持为父庐墓三年。历任太子右庶子,坊、晋二州刺史,金紫光禄大夫,太子詹事。
元和十二年,任左散骑常侍、邓州刺史、御史大夫、随唐邓三州节度使,奉命与田弘正、李光颜等人讨伐割据淮西的吴元济。于次年雪夜袭蔡州,生擒吴元济,平定淮西。战后以功拜检校尚书左仆射,兼襄州刺史、山南东道节度、八州观察使、上柱国,封凉国公。后任武宁节度使,大破叛乱的李师道,连续十一战皆胜。
元和十五年,任检校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潞州大都督府长史、昭义节度使,旋即改任魏博节度使。长庆元年,田弘正遇害,
欲派兵为其报仇,因病重未果,只得返回洛阳养病,任太子少保。同年十月卒,赠太尉,谥号武。
早年经历
李愬早年因父亲的功劳封官,任太常寺协律郎,后升任卫尉少卿。他的生母早逝,由晋国夫人王氏抚养,到王氏去世,李晟因为他不是王氏的亲生儿子,命他穿缌麻丧服为王氏服丧,李愬哭叫着不愿意,李晟被他感动了,因此让他穿对生母的齐衰丧服服丧。贞元九年,李晟去世,李愬和二弟李宪在墓边搭棚住着守孝,唐德宗李适怕会让他们伤身而不让,下诏命他们回家。过了一夜,李愬光着脚又去了,德宗知道不能改变他的意愿,就允许他服满丧期。期满后,被任命为右庶子,后调任少府监、左庶子。又出京任坊、晋二州刺史。因政绩优异,加职金紫光禄大夫。又任庶子,多次升迁后任太子詹事、宫苑闲厩使。他有谋略,擅长骑马射箭。
征讨淮西
自元和九年起,一向有志于削平藩镇的唐宪宗李纯便对淮西用兵,讨伐拥兵自立的淮西节度使吴元济。但却久战无功,至元和十二年,唐邓节度使高霞寓大败于铁城,又命袁滋挂帅,袁滋也无战功。李愬上疏自荐,愿到前线效力。宰相李逢吉也认为他的才能可以任用,于是在同年十二月甲寅日任命他为左散骑常侍,兼任邓州刺史、御史大夫、随唐邓三州节度使,
为西路唐军统帅。
当时兵将战败之后,士气低落,他了解到这情况,就不整理训练军队。有人说部队涣散,他说:「叛军正对袁尚书的无所作为感到放心,我不想让他们加强戒备。」于是假装告诉各军说:「天子知道我慈爱并忍耐心强,所以让我来安抚调养你们。至于作战,不是我的事。」兵将们相信了并很高兴。他又遣散乐妓,不曾设宴奏乐,兵将受伤的,他亲自去探望。叛军因曾打败高霞寓、袁滋二人,且因李愬的名声地位不高,因此叛军没有增加戒备。
李愬沉着勇敢善长谋略,对部下真诚,因此能利用不利形势,出敌不意进行袭击。他就职不久后便策划袭击蔡州,上表请求增派兵力,宪宗颁诏将昭义、河中、鄜坊的步、骑兵两千人拨给了他。元和十三年二月初七,李愬派十将马少良率骑兵十余人巡回侦察,遇到吴元济的捉生虞候丁士良,与他交战,将他擒获。丁士良是吴元济手下骁将,经常危害东部唐、邓州等地。大家请求将丁士良的心剜出来,李愬答应。不久,李愬把丁士良叫来,当面责问他,丁士良并无恐惧的神色。李愬说:「丁士良真是一位大丈夫!」便命令为他松绑。丁士良主动请求为李愬效力,李愬便任命他为捉生将。丁士良感激,就说:「叛将吴秀琳率兵几千人,一时无法打败的原因,是因为陈光洽为他出谋划策。我能抓住陈光洽并使吴秀琳投降。」李愬听从了他的建议,丁世良于二月十八日将陈光洽生擒而归。
三月初五,李愬由唐州移兵屯驻宜阳栅。不日,吴秀琳率文城栅军队向李愬投降。二十八日,李愬领兵来到文城西面五里,派唐州刺史李进诚率兵士八千人来到城下,召呼吴秀琳,城中箭石密集如雨,大家无法上前。李进诚回来后报告认为吴秀琳是诈降。李愬说:「这是等候我前去哩。」便立即来到城下,吴秀琳收起兵器,一头伏在李愬的马前,李愬抚摩着他的脊背,好言安慰,收降了吴秀琳的三千人马。并起用其勇将李宪,为他改名为李忠义。并将文城各将的女眷全部迁移到唐州。唐邓军中的士气便又振作起来,人人都有准备打仗的决心。前来投降的敌军在道路上一个接着一个,李愬便根据他们的具体情况,一一安置。得知归降者家中有父母需要照料的,便发给粮食与布帛,打发他们回去,还说:「你们都是朝廷的百姓,不能丢下亲属不管。」大家都感动得哭起来。二十九日,李愬派山河十将董少玢等分别出兵攻打各处栅垒。当天,董少玢占领马鞍山,攻克路口栅。四月初二,山河十将马少良占领岈山,擒获淮西将领柳子野。
不久,李愬的山河十将妫雅、田智荣攻克冶炉城。初七,山河十将阎士荣攻克白狗、汶港两处栅垒。十四日,妫雅、田智荣攻破西平。五月初二,李愬派柳子野和李忠义袭击朗山,擒获了守将梁希果。十八日,李愬派方城镇遏使李荣宗攻克青喜城。
李愬每当得到淮西归降的士兵,一定要亲自领来询问淮西的底细,因此他对敌方的地形和兵力分布都了解清楚了。李愬谋取蔡州,问计于吴秀琳。吴秀琳以为欲攻取蔡州,非李祐不可。李愬设计生擒李祐,免其一死。当时,李准备掩袭蔡州,谋划更为隐秘。他单独叫来李祐和李忠义,屏退外人后才进行交谈,有时谈话一直延续到夜半,别人都不能够参与商议。众将担心李祐制造变故,往往规劝李愬,而李愬待李祐更为优厚。士兵们也不高兴,各军每天都有文书声称李祐是淮西的内应,而且说是听敌方奸细讲的。李愬担心诽谤事先传到朝廷,自己来不及搭救李祐,便握著李的手哭泣著说:「难道是上天不愿意平定这伙贼人吗?为什么你我二人相互了解得如此深切,但就是不能够制服众人的议论呢?」因而,李愬对大家说:「既然诸位怀疑李祐,请大家让他到天子那里接受死刑吧!」于是,李愬给李祐加上枷锁,将他送往京城,事先暗中上表说明情况,并说:「如果杀了李祐,就无法成功。」宪宗颁诏释放李祐。李愬见到李祐后,非常高兴,任他为散兵马使,让他带着佩刀,巡视警戒,在自己的帐中往来。有时,李愬与他一同就寝,秘密交谈,直到透出曙色也不入睡,有人在帐外暗中偷听,只能听到李祐感动的哭泣声。当时,唐、随二州节度使牙卫队三千人,号称六院兵马,都是山南东道精悍勇锐的军队,李愬又任命李祐为六院兵马使。
原先的军令规定,对留宿敌方奸细的人,要屠杀他的全家。李愬除去这一军令,让人们优待敌人的奸细,奸细反而将实情报告给李愬,李愬愈发了解敌人的情况。二十六日,李愬派兵攻朗山失利。大家即惆帐又恼恨,只有李愬欢快地说:「这正是我的计策啊!」他募集了敢死之士三千人,号称突将,天天亲自教练他们,让他们经常做好出发的准备,李愬打算以这支军队袭击蔡州。适值多日落雨,到处积满雨水,这一计画没有实现。
七月,宪宗因对淮西用兵四年,馈运疲弊,民力困乏,深以为患,遂任命主战
力的裴度兼领彰义军节度使、淮西宣慰招讨使,赴前线督战
八月,裴度到达郾城后,上表说诸道皆有宦官监阵,将士进退均取决干中使。胜则被其冒功,败则被其凌辱,将士谁也不愿出力奋战。宪宗准其所奏,悉去诸道监阵中使。
诸将始得独断专行,战多有功。李愬因此也就得以不受阻拦地发挥其才能。
九月二十八日,李愬准备攻打吴房县。诸将都说:「今天是不利前往的往亡日啊。」李愬说:「我们兵马为数较少,正面作战,兵力不够用的,适于采取出其不意的行动。敌人因今天是往亡日便不会戒备我们,这正是可以进击的时候。」便率军前往,攻克了吴房外城,斩首一千余级。剩下来的吴房兵马防守内城,不敢出战。李愬率兵马撤回,以便诱使吴房兵马出动,淮西将领孙献忠果然率领骁骑五百人追击。大家惊惶失措,准备逃走,李愬跳下马来,靠在胡床上,下令说:「有胆敢退却的,一概斩杀!」大家回军尽力作战,孙献忠阵亡,淮西兵马这才撤退。有人劝说李愬乘胜攻打吴房的内城,一定能攻克。李愬说:「这不是我的计策。」便率军回营。
李愬先后出兵攻取蔡州以西和西北的文城栅、马鞍山、路口栅、碴岈山、冶炉城和西平等据点,与北线郾城一带的唐军兵势相接,连成一气。他还遣将攻克蔡州以南和西南的白狗、汶港和楚城诸城栅,切断了蔡州与申、光二州的联系。其主力进驻距蔡州仅65里的文城栅,建立了接近蔡州的奇袭基地。
雪夜入蔡州
九月,李祐见奇袭的条件已经成熟,向李愬进言说,淮西精兵都在洄曲和边境,守卫蔡州的全是老弱,可以乘虚直捣其城,出其不意,一举擒吴元济。李愬深以为然,派人将奇袭计画密呈裴度。裴度十分赞赏,同意出兵。
十月初十,李愬利用风雪交加,叛军放松警戒,利于奇袭的天气,命史旻留镇文城,命李祐等率训练有素的敢死队三千人为前锋,自己与监军将三千人为中军,命李进城率三千人殿后。军队的行动十分秘密,除个别将领外,全军上下均不知行军的目的地和部队的任务。李愬只下令说向东。东行三十里后,唐军在夜间抵达张柴村,乘守军不备,全歼包括负责烽燧报警士卒在内的守军。待全军稍事休整和进食后,李愬留五百人守城栅,防备朗山方向之敌,另以五百人切断通往洄曲和其他方向的桥梁,并下令全军立即开拔。诸将问军队开往何处,李愬才宣布说,入蔡州直取吴元济。诸将闻说皆大惊失色,但军令如山,众将只得率部向东南方向急进。此时夜深天寒,风雪大作,旌旗为之破裂,人马冻死者相望于道。张柴村以东的道路,唐军无人认识,人人自以为必死无疑,但众人都畏惧李愬,无人敢于违令。
夜半,雪愈下愈大,唐军强行军三十五里,终于抵达蔡州。
近城处有鸡鸭池,李愬令士卒击鸡鸭以掩盖行军声。自从吴少诚抗拒朝命,唐军已有三十余年未到蔡州城下,所以蔡州人毫无戒备,未发现唐军的行动。四更时,李愬军到达蔡州城下,守城者仍未发觉。李祐、李忠义在城墙上掘土为坎,身先士卒,登上外城城头,杀死熟睡中的守门士卒,只留下巡夜者,让他们照常击柝报更,以免惊动敌人。
李祐等既已得手,便打开城门,迎纳大唐军。接着,又依法袭取内城。鸡鸣时分,雪渐
止,李愬进至吴元济外宅。这时,有人觉察情形有异,急告吴元济说,官军来了。吴元济高卧未起,笑着回答说,俘囚作乱,天亮后当杀尽这些家伙。接着,又有人报告说,城已陷。元济仍漫不经心地说,这一定是洄曲守军的子弟向我索求寒衣。起床后,吴元济听到唐军传令,响应者近万人,才有惧意,率左右登牙城抗拒。
李愬入城后,一面派人进攻牙城,一面厚抚董重质的家属,遣其子前往招降。董重质单骑至李愬军前投降
,吴元济丧失了洄曲守军回援的希望。
十二日,唐军再次攻打牙城,蔡州百姓争先恐后地负柴草助唐军焚烧牙城南门。黄昏时分,城门坏,吴元济投降。申、光二州及诸镇兵2万余人亦相继降唐,淮西遂平。
李愬奇袭的成功并非出于偶然。就主观而言,李愬治军有方,奉己俭约,待将士丰厚,能得士心;又明于知人,敢于重用降将,能得敌情;他见机能断,敢于抓住蔡州空虚的时机,实施奇袭;又长于谋略,善于麻痺敌方,瓦解其民心和士气。这些,都使他能利用风雪阴晦,烽火不接的天气,孤军深入,置全军于死地而后取得奇袭的胜利。从客观来说,唐宪宗和裴度始终未改其平定淮西的决心,又能集中力量对吴元济用兵,甚至撤去监阵中使,而北线唐军则牵制、吸引了淮西的主力,这都为奇袭的胜利创造了有利的条件。
李愬平定淮西后,各藩镇恐惧不安。横海节度使程权奏请入朝为官,朝廷收复沧、景
二州。幽州镇刘总上表请归顺。成德镇亦上表求自新,
献德、棣二州,并请朝廷任命其余诸州录事以下官吏。王承宗病死后,其弟王承元上表归降。朝廷又挟平定淮西之声威,讨平淄青李师道,收复淄、青等十二州。
的局面因之暂告结束,唐朝又恢复了统一。
吴元济被抓获后,李愬没有杀一个人,那些给吴元济管事带兵和管理膳食马匹的人,他都恢复了他们的职务,让他们安心。十一月初三,宪宗下诏任命他为检校尚书左仆射,兼任襄州刺史,山南东道节度,襄、邓、随、唐、复、郢、均、房等州观察等使,上柱国,封爵凉国公
,食邑三千户,实封五百户,一个儿子封五品正员官。
此战后,郑澥专门撰写了《凉国公平蔡录》一卷。唐宪宗特命韩愈撰写一篇《平淮西奉敕撰》,歌颂这次大捷,并在蔡州汝南城北门外刻石立碑。由于碑文甚少提到李愬的事迹,李愬心中感到不平,其妻韦氏也频频为此申诉。李愬部下石孝忠「作力推去其碑,仅倾移者再三」,将《平淮西碑》砸毁
,官兵来抓人时,石孝忠还把人打死,事情闹到了宪宗那里。宪宗于是又命翰林大学士段文昌重新写平淮西战争的经历。
再平师道
唐宪宗想要收复陇右过去的国土,元和十三年五月,任命他为凤翔、陇右节度使,诏书要求他从京城经过。他还没上路,适逢平卢节度使李师道再次反叛,宪宗下诏田弘正、义成、宣武等军征讨李师道,并于此前的七月调他任徐州刺史、武宁军节度使
,接替其兄李愿。兄弟俩交换凤翔和徐州两处节镇,他十天以内接连担任父兄的职务。他到了徐州,治军有计谋策略。当时董重质被贬为春州司户,他上奏请求宽恕董重质并赐给他,以便在军中任用,皇帝立即下诏书把董重质征调回来派到武宁军,他任命为牙将
。李愬与叛军连战十一次,俘获叛军将领五十名,俘杀叛军上万名,并攻克平卢重镇金乡。元和十四年正月壬辰日,李愬又攻陷鱼台。二月,又败平卢兵于沂州,攻陷丞县。不久,都知兵马使刘悟擒斩李师道,叛乱平息。
改镇魏博
此后,朝廷又准备征讨燕、赵。于元和十五年九月,朝廷任命李愬为检校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潞州大都督府长史、昭义节度使,赐给他兴宁里宅院一处。十月,王承宗去世,魏博节度使田弘正移镇镇州。李愬到潞州后又被改任魏州大都督府长史、魏博节度使。
返京逝世
长庆元年,幽州、镇州又发生了叛乱,田弘正遇害。李愬听说后,身着素服对全军发令说:「魏博人民之所以富裕人多而且能服从皇帝管辖,是田公治理得好。皇帝因为他仁德又爱护人民,派他去治理镇州。田公是从魏博去的,治军七年,镇州军人一时胡来,就敢于这样残害,他们认为魏博没有勇士了吗?你们的父亲哥哥儿子们受田公恩惠的,应怎样报答呢?」众人都痛哭。他又将玉带、宝剑交给牛元翼,并派使者对他说:「我父亲曾用这把宝剑立下大功,我又用这把宝剑讨平了蔡州叛贼,现镇州人叛乱,您也用这把宝剑讨平他们。」牛元翼接受命令后感情激动,就用这宝剑和玉带在军中动员,并禀报他说:「愿率军听令,竭尽我的所有力量。」正准备出兵,碰上李愬疾病发作,不能处理军务,兵将违反军纪,于是没能建功
穆宗派田弘正之子田布接替他,任命他为太子少保,回到了洛阳。同年十月,李愬在洛阳去世,享年四十九岁。穆宗听说后非常悲痛,命助丧财物增加一等,追赠太尉,谥号武。

中文名:朱耷

国 籍:战国时期

外文名:Zhu Da

民 族:华夏族

别 名:八大山人、雪个、个山、人屋、道朗

职 业:水利学家、蜀郡太守

国 籍:中国明朝

信 仰:科学

民 族:汉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