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名字称号历史无任何记载,嫁人生子再入宫的皇后

本文摘自《后宫》 作者:李安瑜 出版社:文汇出版社
历史新知网上,汉景帝刘启是第一个开创废皇后先例的皇帝。他把皇后的位置转给了再嫁夫人王美人王。
一个抛弃丈夫女儿再嫁、被称为“二婚头”的平民女子,能取得皇帝的欢心,专宠后宫,已是不容易,她竟还能击败后宫所有的对手,一步一步登上皇后的宝座。王的发迹,除了她个人的智慧与手段之外,也同汉景帝的个人性格,以及汉初时期选皇后不重门第出身有关。从王的发迹史,可见到宫廷生活阴谋重重、勾心斗角的一面。
抛夫弃女,入太子宫
汉文帝时,距长安百里之外的扶风槐里有一户人家,父亲王仲早年亡故,母亲臧儿生一男二女。因家贫难以度日,臧儿改嫁长陵田姓,又生下两个儿子。过了几年,长女王出嫁,臧儿便与三个儿子王信、田、田胜以及小女儿王儿一起过活。
田家也非豪富,臧儿一人拖儿带女颇觉艰辛。但这个老媪不是等闲之辈,她终日想着如何让一家人出人头地。原来,她就是当年曾被项羽封为燕王的大将臧荼的孙女儿。臧荼因反刘邦被杀,子女落魄他乡,臧儿便在槐里嫁了人。但是她无法遗忘幼年时的富贵,总想有朝一日重振家族。
有一年,太子的东宫在民间采选美女,臧儿听说太子刘启爱美好色,便在自己的两个女儿身上打主意。那天,长女王归宁在家,臧儿把她着意打扮整齐,连同未出嫁的小女儿王儿一同送到官府。王本就贪恋富贵,爱慕虚荣,见有向上腾达的机会,也就顾不上名节,抛弃了丈夫和刚出世的女儿,入宫去了。官府慑于东宫威势,不敢为王的丈夫金王孙作主。
刘启的太子宫中,已经搜集了不少的美女,除正妃薄氏是文帝生母薄太后的侄孙女外,还有美女栗姬、程姬等。栗姬出生齐地,姿色绝伦,又为刘启生了长子刘荣,很得宠幸。但是壮年好色的刘启一见王姐妹,又被深深吸引了。尤其是姐姐王,生得粉面桃腮,眼波似水,像有勾魂摄魄的魅力。她为了邀宠巴结太子,更是使出百般媚态,把刘启弄得神魂颠倒。不多时,她被封为美人,宫人都称她为王美人。
公元前156年,刘启即皇帝位,史称汉景帝。这一年,王美人在接连生下三个女儿之后,又一次怀孕了。她日夜祈祷生一个儿子,以便保住自己的地位。有一天,她编了一套话,对汉景帝说:“臣妾昨夜得一奇梦,见神女捧日,投入臣妾怀中。”
景帝大喜,以为是贵兆,他想,王美人若生儿子.必定是个奇男。十月怀眙,一朝分娩后,王美人果真生了个儿子,景帝又惊又喜,对这个儿子格外倚重,取名为“彻”。
景帝即位的第二年,太皇太后死了,她的侄孙女儿薄皇后也跟着遭到了厄运。景帝从来就不爱这个皇后,是由祖母作主婚配的,看在太皇太后的面上,才维持着皇后的名位。太皇太后一死,景帝立即反攻倒算,借口薄皇后没有生育,不配正位中宫,把她废黜了。
中宫虚位以待,大家都在猜测,谁最有希望继承宝座。欲火烧得最旺的莫过于栗姬了。她想,皇帝曾同自己有约,生子当立为储,何况儿子刘荣又是长子,一旦儿子被立为太子。皇后宝座则非己莫属。但是,很快她就发现,王美人大有后来居上的趋势。
封建王朝把立太子视为国本,异常重视。景帝也一样,为此事用心良苦。在刘荣和刘彻之间谁取谁舍,他颇费踌躇。立长子刘荣本来顺理成章,但刘彻相貌英武,聪明可爱,而且他心中对王美人说的梦兆深信不疑。他想改立刘彻,又怕栗姬哭闹,更怕废长立幼遭众大臣反对。这件事一拖就是两三年,到前元四年,在大臣们的一再催促下,加上栗姬用足了功夫,才说动景帝下决心册立刘荣为皇太子,同时,又封才四岁的刘彻为胶东王。
栗姬暂时领先。她以为做了太子母,坐上皇后宝座、领衔六宫粉黛便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了。
攀附皇姐,纳媳阿娇
立太子的第二年夏天,一天午后,王美人略感身子不适,懒洋洋地躺在绮兰殿休息。忽听宫女来报:“长公主驾到!”她赶紧一骨碌翻身坐起,整了整衣衫云鬓,打起精神出门迎接。>
>陈皇后 资料图
馆陶长公主刘嫖,是汉景帝的同胞姐姐,因姐弟之间从小亲昵惯了,景帝即位之后,她仍经常出入宫闱。窦太后的宠爱,景帝的纵容,使这位长公主在汉宫中成为一个不可小视的人物。王美人进宫之后,十分巴结长公主,两人关系日益亲密,竟至无话不说。
这天,长公主进宫看望王美人,还带着女儿陈娇。刘嫖的丈夫陈午是开国功臣陈婴的孙子,袭爵堂邑侯。王美人一看到陈娇,便极口夸奖陈娇聪明美丽,又命内侍领出儿子刘彻,让两个小孩做伴一起玩耍。
叙了一会,不觉已是黄昏。长公主起身告辞,看见窗外院子里,一对幼童依偎在鱼池边,唧唧哝哝,十分亲密的样子,她不禁脱口而出:“好一对佳儿佳媳!”
王美人一听,乘机说道:“阿娇堪配太子为妃,只恐我儿无福,不能得此佳妇。”
这句话,王美人是故意说给长公主听的。果然,长公主沉下了脸,冷笑着说:“废立乃是常事,焉知太子名位已定?她既不识抬举,我也顾不得许多了!”原来,不久前长公主曾向栗姬提亲,欲把陈娇许配给太子刘荣.但被栗姬婉言谢绝了。
长公主提出,把阿矫许配给胶东王刘彻吧,看他俩青梅竹马多要好!
王美人一听正中下怀,一口答应下来,忙令刘彻拜见未来的丈母娘。
长公主越看越喜爱,一把拉住跪在地上的刘彻,将他抱在膝上,抚摸着他的头,问:“儿愿娶媳妇吗?”
刘彻虽然才五岁,却十分聪明伶俐,他只是看着长公主嘻嘻笑着不说话。
长公主故意指着一名宫女,问他是否合意,他摇摇头。长公主又指向阿娇,问:“阿娇作儿妇可好?”
刘彻答道:“若得阿娇为妇,当筑黄金屋贮之!”
长公主一听,心花怒放,当下便同王美人议定了亲事。
景帝起初不太同意这门婚事,认为刘彻年纪还小,况且阿娇还比刘彻大几岁。但听到王美人告诉他刘彻“金屋藏娇”的许诺,不禁大笑起来,心想这小小的孩子就懂这些,怕是天定的缘分,就同意了。
一天,窦太后在长乐宫举行家宴,为入朝觐见太后的梁王、她的小儿子刘武洗尘,景帝和长公主也陪坐在侧。席间,太后问起册立皇后之事因何迟迟未决。景帝答道:“拟立栗姬为后,不日即行册后大典。”
长公主一听急了,连忙进谗道:“栗姬生性忌妒,独宠后宫,容不得皇帝召幸别的美人。每与诸夫人会面后,往往以恶语相咒。”
太后素来相信自己的女儿,便训诫景帝说:“若得此悍妇为后,恐又重演’人彘’惨祸了!”
景帝听了也有些不快。散席后,他踱到栗姬住的宫院,故意用话试探栗姬道:“朕千秋万岁之后,后宫诸位夫人若有生子者,你将如何对待?”
栗姬这几天正为长公主同王美人联姻一事不高兴。她生性奇妒,当初拒绝长公主就是因为恨她经常把美人进献给景帝,不料王美人乘机捞了外快,她预感到自己已处于不利的地位,今见景帝问这话,她猜想一定有人在背后说了她什么,不由心下恼火,脸上露出怒色。
景帝等了好久,见她拉长了脸不理不睬,心下十分气恼,咳了一声,拔脚就走。随后景帝又似乎听见身后传来怨骂声,更加生气。从此,他不再走进栗姬的宫院。
长公主处心积虑要让王美人当上皇后,常常进宫在景帝面前说她母子的好话,无非是讲王美人如何谦虚有德,胶东王如何聪明仁孝。加上后宫妃嫔宫人,大多受过王美人的好处,众口皆碑,使景帝越发相信王美人的贤德了。
一年多过去了,册后之事仍然悬而未决。忽然有一天,礼官上殿奏请,说是母以子贵,如今太子生母栗姬尚无位号,应立即册为皇后。
景帝一听大怒,斥道:“如此大事,岂是你们这些人议论的?”他怀疑是栗姬指使礼官提出来的,竟不容分说,立即下诏将刘荣的太子废掉,贬为临江王。太子的师傅、魏其侯窦婴等再三劝谏,说太子并无过失,废之不当。景帝就是不听。他一向刚愎自用,最讨厌别人对他提什么建议,更何况此时的他,已对栗姬怀有深深的恶感了。他哪里会想到,这件事又是王美人搞的鬼。>
>汉景帝皇后王 资料图 本文摘自《后宫》 作者:李安瑜
出版社:文汇出版社

历史新知网上,汉景帝刘启是第一个开创废皇后先例的皇帝。他把皇后的位置转给了再嫁夫人王美人王。
一个抛弃丈夫女儿再嫁、被称为“二婚头”的平民女子,能取得皇帝的欢心,专宠后宫,已是不容易,她竟还能击败后宫所有的对手,一步一步登上皇后的宝座。王的发迹,除了她个人的智慧与手段之外,www.lishixinzhi.com也同汉景帝的个人性格,以及汉初时期选皇后不重门第出身有关。从王的发迹史,可见到宫廷生活阴谋重重、勾心斗角的一面。
抛夫弃女,入太子宫
汉文帝时,距长安百里之外的扶风槐里有一户人家,父亲王仲早年亡故,母亲臧儿生一男二女。因家贫难以度日,臧儿改嫁长陵田姓,又生下两个儿子。过了几年,长女王出嫁,臧儿便与三个儿子王信、田、田胜以及小女儿王儿一起过活。
田家也非豪富,臧儿一人拖儿带女颇觉艰辛。但这个老媪不是等闲之辈,她终日想着如何让一家人出人头地。原来,她就是当年曾被项羽封为燕王的大将臧荼的孙女儿。臧荼因反刘邦被杀,子女落魄他乡,臧儿便在槐里嫁了人。但是她无法遗忘幼年时的富贵,总想有朝一日重振家族。
有一年,太子的东宫在民间采选美女,臧儿听说太子刘启爱美好色,便在自己的两个女儿身上打主意。那天,长女王归宁在家,臧儿把她着意打扮整齐,连同未出嫁的小女儿王儿一同送到官府。王本就贪恋富贵,爱慕虚荣,见有向上腾达的机会,也就顾不上名节,抛弃了丈夫和刚出世的女儿,入宫去了。官府慑于东宫威势,不敢为王的丈夫金王孙作主。
刘启的太子宫中,已经搜集了不少的美女,除正妃薄氏是文帝生母薄太后的侄孙女外,还有美女栗姬、程姬等。栗姬出生齐地,姿色绝伦,又为刘启生了长子刘荣,很得宠幸。但是壮年好色的刘启一见王姐妹,又被深深吸引了。尤其是姐姐王,生得粉面桃腮,眼波似水,像有勾魂摄魄的魅力。她为了邀宠巴结太子,更是使出百般媚态,把刘启弄得神魂颠倒。不多时,她被封为美人,宫人都称她为王美人。
公元前156年,刘启即皇帝位,史称汉景帝。这一年,王美人在接连生下三个女儿之后,又一次怀孕了。她日夜祈祷生一个儿子,以便保住自己的地位。有一天,她编了一套话,对汉景帝说:“臣妾昨夜得一奇梦,见神女捧日,投入臣妾怀中。”
景帝大喜,以为是贵兆,他想,王美人若生儿子.必定是个奇男。十月怀眙,一朝分娩后,王美人果真生了个儿子,景帝又惊又喜,对这个儿子格外倚重,取名为“彻”。
景帝即位的第二年,太皇太后死了,她的侄孙女儿薄皇后也跟着遭到了厄运。景帝从来就不爱这个皇后,是由祖母作主婚配的,看在太皇太后的面上,才维持着皇后的名位。太皇太后一死,景帝立即反攻倒算,借口薄皇后没有生育,不配正位中宫,把她废黜了。
中宫虚位以待,大家都在猜测,谁最有希望继承宝座。欲火烧得最旺的莫过于栗姬了。她想,皇帝曾同自己有约,生子当立为储,何况儿子刘荣又是长子,一旦儿子被立为太子。皇后宝座则非己莫属。但是,很快她就发现,王美人大有后来居上的趋势。
封建王朝把立太子视为国本,异常重视。景帝也一样,为此事用心良苦。在刘荣和刘彻之间谁取谁舍,他颇费踌躇。立长子刘荣本来顺理成章,但刘彻相貌英武,聪明可爱,而且他心中对王美人说的梦兆深信不疑。他想改立刘彻,又怕栗姬哭闹,更怕废长立幼遭众大臣反对。这件事一拖就是两三年,到前元四年,在大臣们的一再催促下,加上栗姬用足了功夫,才说动景帝下决心册立刘荣为皇太子,同时,又封才四岁的刘彻为胶东王。
栗姬暂时领先。她以为做了太子母,坐上皇后宝座、领衔六宫粉黛便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了。
攀附皇姐,纳媳阿娇
立太子的第二年夏天,一天午后,王美人略感身子不适,懒洋洋地躺在绮兰殿休息。忽听宫女来报:“长公主驾到!”她赶紧一骨碌翻身坐起,整了整衣衫云鬓,打起精神出门迎接。原来王美人蓄意争夺宝座,早有谋划在胸。她见长公主进谗多次,景帝日渐怨怒栗姬,知道已到火候,于是又使出一计,派心腹太监去找礼官,嘱他向皇帝奏请立栗姬为后,以此激怒景帝。果然一举成功。
多时失宠的栗姬已经抑郁不欢,儿子突然被废,使她受到沉重打击,从此一病不起。
前元七年四月,景帝下了一道诏书册立王美人为皇后,胶东王刘彻为皇太子。诏书一下,犹如一道催命符,立即要了栗姬的命。
> >汉武帝刘彻 资料图
本来,立储与册后之事,景帝可能不会这么快就决定。只因后来他的弟弟梁王觊觎储位,说动窦太后逼迫景帝立他为皇太弟,景帝便决心及早册立太子,以杜绝梁王的非分之念。因此,梁王此举无意间为王美人夺取宝座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除栗姬外,这场斗争的另一个牺牲者刘荣的遭遇更惨。失母之痛未平息,他又被父皇勒令离开长安,孤苦一人来到封地江陵。一年之后,他见王宫不够宽敞,想动工修建,因宫外没有空地,邻近只有一座文帝庙垣还宽敞,刘荣便在庙垣边上建造宫室,不料又有小人向景帝告发,说他侵占祖宗的庙地。景帝不顾父子之情,将刘荣押回长安下狱治罪。刘荣悲愤至极,便在狱中悬梁自尽。
重寻弃女称心如意
长安城内,花团锦簇。宽阔的通衢大道与密如蛛网的小街细巷交织相连,无数香车宝马川流不息。车流中,有一辆四匹马拉的龙衔宝盖华车,车内坐着的不是别人,就是刚刚登上帝位不久的当今天子汉武帝刘彻。这天,十六岁的刘彻微服出宫,去寻访一个在他看来是十分重要的人物,故而他在车中神情严肃,正襟危坐。
原来,刘彻登位不久,就发现他的母亲、已当上皇太后的王时常闷闷不乐。他问了几次,太后就是不肯说。后来,他身边的幸臣韩嫣悄悄告诉他,太后当初未进宫时曾嫁有一夫,姓金,并生有一个女儿,距今已有二十多年未曾见面。如今太后富贵已全,万事称心,想必还有这件事未能如愿。武帝生性孝顺,忙照着韩嫣的指点,派人去太后故乡一带寻访。后在长陵查实,确有一个姓金的女子,身世同韩嫣所说相符。武帝决定亲自去长陵迎回这位同母所生的大姐,让太后称心如意。
一路行来,长安街市令武帝目不暇接。他从小生长的深宫,虽是画栋飞檐,金碧辉煌,却哪里比得上眼前这般杂色纷呈?他忍不住掀开车帘,贪婪地观赏起来。这次长陵之行,把汉武帝的心引出深宫内院,竟至构写了又一段宫廷艳史,这是后话。
到了金氏家门,武帝下车一看,三间瓦屋简陋异常,门庭冷落一片凄凉。这乡镇小民家从未见过世面,突然间有如此气派的豪贵找上门来,吓得全都躲进了里屋。经随行武士大声呼叫,才战战兢兢走出一个人,这人是金氏的丈夫。武帝盘问了几句,问不出什么来,又命小黄门进屋搜寻。
过了片刻,一名衣衫不整蓬头垢面的妇人被连拖带拽地拉了出来,见了武帝,忙不迭地叩头。武帝明白这妇人便是自己的同母姐姐,心下酸楚,连忙将她扶起,好言安慰说:“大姐何必如此胆小,朕若知道大姐深藏在此,早就来接你了!”稍待,命人把金氏扶上车快马加鞭驰回长安。路上,金氏问起随行的小黄门,方知这位少年就是当今天子,又惊又喜,犹如置身梦中。
进了皇城,看不尽的亭台画阁、琼楼玉宇,曲曲弯弯,走进一座华丽的宫院。过一会儿.一群珠翠环绕、身穿五彩衣裙的宫女把她引进里面,只见上首坐着一位雍容华贵的妇人,妇人身边站着去长陵迎接她的少年皇帝。金氏心领神会。急忙跪下,口称:“母亲在上,受女儿一拜。”
见到一别二十多年的亲生女儿,皇太后又悲又喜,母女相抱大哭一场。收住悲声后,太后问起前夫金王孙的情景,知道金王孙自从妻子入宫一去不返之后,曾去找岳母臧氏评理,又去官府告状,自然是无人理会,他最后只得忍气吞声作罢。后来金王孙不曾再娶,把女儿抚养成人,于前几年病故。金氏无兄无弟,招赘一个夫婿进门,生有一子一女,只是家境贫寒,度日艰难。太后听了,又伤心起来。
正叙话间,武帝已命人摆下盛宴,庆贺皇太后骨肉团圆。席间,太后又传令三个女儿平阳公主、南宫公主,隆虑公主一起出来同长姐相见。
第二天武帝下诏,赐金氏女号修成君,赐钱千万,良田百顷,奴婢三百人。金氏女沾了母亲再嫁的光,忽而一步登天,从此世世富贵不绝。
王心满意足,当了十四年皇太后,于汉武帝元朔三年六月病逝。

乃颜是元朝蒙古宗王,是成吉思汗幼弟铁木哥斡赤斤的玄孙,同时也是元朝历史上著名的乃颜叛乱的发动者。

周贞定王,姓姬,名介,中国东周君主,周元王子,在位28年,谥号贞定王。在位期间的公元前453年,晋国的三家大夫赵襄子、韩康子、魏桓子在陆续并吞了其他贵族后,共同攻灭了最后一家贵族智伯,形成实际上的三个国家,晋国国君晋幽公反而要分别向他们朝贡。公元前441年春,姬介病死。姬介死后的谥号为贞定王。
人物介绍
姬介,周元王之子,元王死后继位,前468年-前441年在位,周贞定王姬介在位共28年,病死,葬处不明。
姬介在位期间的公元前453年,晋国的三家大夫赵襄子、韩康子、魏桓子在陆续并吞了其他贵族后,共同攻灭了最后一家贵族智伯,形成实际上的三个国家,晋国国君晋幽公反而要分别向他们朝贡。
人物生平 公元前441年春,姬介病死。姬介死后的谥号为贞定王。
周元王死后,其子姬介继承王位,是为周贞定王。
周贞定王在位期间,没有给历史留下一点笔墨,除了自己的名字和称号,然而他在位二十八年,似乎也不应当完全什么都没干过,只不过,所作的都是些不值得载入史册的事懚罢了。
当时的天下,旧贵族奴隶主之间的诸侯之争已经被新贵族地主之间的大夫之争所替代,曾经架空了周天子的诸侯们,现在也日益被自己的大夫们架空。架空了诸侯的大夫们,正如架空了天子的诸侯们一样,开始互相兼并,攻伐不断。
曾经多次扮演周天子保护者同时也经常扮演压迫者角色的晋国国君,就是这样被架空的。大夫们架空了国君之后,互相PK,最后在周贞定王在位的时候,只剩下了韩、赵、魏三个家族。三家的当家人大夫,不仅不去向晋国国君朝贡,反倒要求国君晋幽公来向自己朝贡。
晋国是北方的霸主,晋国的事情,说明地主阶级替代来的奴隶主阶级,成为了新的统治阶级,已经成为了一个主流。
在这样的情况下,作为奴隶社会总代表的周天子,当然更加不为人关注了,所以贞定王虽然在位二十八年,却不曾在历史上留下什么事迹。
谥号争议
学者黄式三在其《周季编略》中认为周王介的谥号贞定王的说法是一个错误。他指出,《史记·周本纪》中周王介被称为定王,与姬瑜同谥,黄式三认为此处史记是沿袭了《国语》的错误记载。黄式三认为皇甫谧在《帝王世纪》中,按照《世本》和《史记》等称周王介为贞王或定王的记载,臆造了周贞定王的称谓,司马贞《史记索隐》就对皇甫谧的做法提出批评。而后世学者多从皇甫谧,黄式三认为应该根据《国语》韦昭注和司马贞《史记索隐》的说法,而称周王介为周贞王。

斡赤斤是成吉思汗的幼弟,按照“幼子守产”的传统,除了幺子留在父母身边,其余子弟都应该分得家产出去另过,所以一般来说幼子所得分封是最多的。成吉思汗在分封子弟的时候,也没有大破这一传统,斡赤斤所得分民独多。有人说分得五千户,还有人说和他母亲一道一万户,他七万户母亲三万户。

到了乃颜祖父塔察儿这一代,曾经以东道诸王之长率先拥戴忽必烈为汗所以忽必烈继位之后,塔察儿很受重用,地位极高。乃颜后来继承了祖辈留下的分地,开始发展自己的势力。

乃颜是一个野心极大的人,随着时间的发展实力越强,有些心思渐渐地就涌上了心头。特别是忽必烈晚年的时候,部族内人心不稳,时有反叛之事发生,乃颜也有了反叛之心,只静待时机。

乃颜时期,斡赤斤诸王与元廷争夺对辽东控制的矛盾越发尖锐。忽必烈也看见了乃颜的反心,为了加强对辽东地区的控制,进一步防范乃颜,他改变了辽东的行政制度。

至元二十三年,下令罢山北辽东道、开元等路宣慰司,将辽东的地方行政机构升格为“东京等处行中书省”,北徙东京省治于咸平。元朝的行省制度,是一种削弱地方权力,加强中央集权的制度。忽必烈来这么一手,迅速引起蒙古宗亲不满,乃颜自然也在其列。

到了至元二十四年,乃颜就联合合撒儿后王势都儿、合赤温系诸王哈丹秃鲁干等,在漠北份地举兵反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