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

湖北随州义地岗曾公子去疾墓,新疆温泉阿敦乔鲁遗址与墓地

 

发掘单位: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发掘领队:黄凤

   
2013年2月27日,日本奈良县立橿原考古学研究所,所长菅谷文则、主任研究员东影悠、铃木一议等一行三人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访问,并作了精彩的学术报告。考古所白云翔副所长、陈星灿副所长、汉唐研究室主任朱岩石及多位相关学者出席了演讲会活动。

 
发掘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  发掘领队:丛德新   

   
随州义地岗墓地位于湖北省随州市东北部,墓地现隶属随州市东城区文峰塔社区二组,其西2公里有五眼桥遗址,西北0.5公里为蒋家岗墓地,西距擂鼓墩曾侯乙墓4公里,并与擂鼓墩战国古墓群隔
水相望。义地岗墓地座落在一座东北——西南走向的长条形土岗上,岗顶高出周边地面约8米,涢水及其支流
水交汇于墓地西南部,墓地面积约18万平方米。  

   
首先,由菅谷所长作了关于日本平城京罗城门的讲演。以文献与考古相结合的方式进行了精彩的报告。“罗城门”是日本奈良时代首都之一平城京外郭的南门,在日本文献中多有记载,具有非常重要的学术价值。最早对日本“罗城门”进行研究的是中国学者王仲殊先生,但是一直以来由于地上物变迁,文献记载不详等原因,关于罗城的具体位置等一系列问题均不甚明了。近年来,橿原考古学研究所的研究人员,对平城京一带进行了一系列的考古发掘,通过最新的考古发现,结合附近地名、文献等资料,现基本可对“罗城门”的位置、形制、与城市规划的关系等问题,得出较为清晰的认识。“罗城门”基本位于平城京中轴线朱雀大路的南部,门址为东西约9米,南北约18米的木结构建筑,门两侧城墙只有1.5米宽,与中国传统夯土城墙不同,疑为内有木柱,上有覆瓦的结构。考古发掘同时还发现门址和城墙南北两侧各有一条宽约3.5米的水沟,沟内出有陶马、铜铃等文物。菅谷所长提出,日本的“罗城”一词,应是日本奈良时代派遣到中国的遣唐使由中国带回的,但是传入日本后,与中国古代的“罗城”的概念有很大不同,其意义发生了变化。他同时还提出像这样的词在日本还有很多。

   
阿敦乔鲁遗址及墓地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尔塔拉蒙古族自治州温泉蒙古族自治县。遗址地处距温泉县城西约41公里处的阿拉套山南麓浅山地带。遗址周围有成片的花岗岩石块,分布在丘陵和低谷之间,一直延续致南部的博尔塔拉河北岸。阿敦乔鲁是蒙语,意为“像马群一样的石头”。

   
2011年9月中旬,随州市政府在义地岗南端建设还建房时发现一批铜器,湖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即派员到现场调查、勘探并对3座墓进行了抢救性发掘。根据考古勘探和抢救性发掘,结合以往追缴被盗文物,综合判定此地应是一处春秋时期墓地。2012年1月对所发现的3座墓葬进行了发掘,其中M6是保存最为完好的一座墓葬。

 

  
   
温泉县位于新疆的西北端,东邻博乐市,其南隔别珍套山与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霍城县相接。西、北则与哈萨克斯坦共和国接壤。境内的主要河流为博尔塔拉河和鄂托克赛河。博尔塔拉河流域所处的欧亚大陆地域广阔,古代文明丰富多彩。早期人类活动的诸多重大事件大多与欧亚草原这个交通便利的区域密切相关。欧亚草原的考古学研究,近几十年以来以欧美学者的发现与研究为主,近年来在中国北部草原地带、尤其是新疆天山山系的一系列考古工作开始引起了国际学术界的重视。

  
   
M6为长方形竖穴土坑墓,方向121°。墓口东西长420厘米,南北宽260~275厘米,距地表深20~30厘米,墓口至墓底深176~186厘米。墓坑口稍比底大,坑壁面不太光滑,墓底较平坦,东西长430厘米,南北宽270~280厘米。坑内填褐黄红色五花土,土质致密,呈块状,包含有许多大小不一的鹅卵石与植物根茎,未发现明显的夯层夯窝等迹象。葬具痕迹清晰,通过判定为一棺一椁,椁室位于墓坑中部偏东,东西长272厘米,南北宽138~141厘米,残高48厘米。棺室置于椁室内北侧偏东,已残无法复原,东西长190厘米,宽67厘米,残高20厘米,在馆外发现有大片的漆皮,推测为棺上附属物。棺内人骨架一具已朽,腐烂呈粉状,从残存的痕迹来看,头骨位于棺内东部,葬式应为仰身直肢。棺内底部垫有朱砂。

图片 1

  
   
阿敦乔鲁考古发掘与研究作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创新工程重点项目,自2010开始进行调查与测绘工作,2011年进行了试掘,2012年的6月至9月,阿敦乔鲁项目组对遗址和墓地进行了发掘工作。发掘了3座相互连属的房址(建筑遗迹),编号F1-F3;另外,还发掘了9座石板墓葬。合计发掘面积近1500平方米。获得了一批陶器、石器以及铜器小件和金耳环等遗物。

 

 

  
   
遗址位于阿拉套山的查干乌苏山口南部的山前浅山地带。该山口内冰川发育较好,常年积雪。“V”字形山口处有一座近正三角形山峰,是周围近百公里范围内的地标。经过初步的调查,遗址的范围近7平方公里,集中于阿拉套山山前的一处丘陵周围,地势高敞。丘陵(小山)顶部的海拔2525米,在小山的东、西两侧,有季节形河流和泉水。环绕着丘陵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均有石构建筑的分布,共有11组。石构建筑均由大石块组成的双石围为标志,石围基本为方形或不甚规整的方形,长度在8~22米左右,在丘陵(小山)的四周,也有其他形状的石围建筑遗迹。

图片 2

图片 3

    石构建筑遗迹   

 

 

   
在丘陵(小山)西部的南坡上,有一处大型石围建筑群(编号为一号居址),依地势从坡底向坡顶分布四个层级的石构建筑遗迹,由五座石构建筑组合构成(编号顺序为F1-F5)。建筑遗迹均由大型石块组成的双石圈构成。2012年度发掘的三座房址中,编号为F1的房址地表平面形状为长方形,形制工整,由大石块砌成两圈石围,南部有向外突出的石砌门道。长22(外)~18(内)米,宽18~14.6米(同上);石围之间的距离0.98~1.33米。F1的石墙基本由竖立的大石块组成,石块高出地表0.3~1.0米。个别的大石块(材)为人工修整而成;最长的一块长近3米,露出地表1.1米余。房址内遗迹呈中轴对称分布,基本可以划分出四个单元,显示出了不同的功能分区意义。在房址内的东南角和西南角,各有一个独立的四分之一圆形状的石圈(东南角为双圈)遗迹。分别出土了零星的家畜的骨骼和陶片,以及纯净的灰土。在F1的中部,由大石块组成的双道石围(墙)将房址分为前后两部分,石围(墙)与南墙平行。在后半部的中间也有两条南北向的石围将其纵向分开,形成东北部和西北部两部分。东北部内堆积的石块基本为南北成排分布,部分保存有相同走向、上下叠压的二~三层的石块堆积。西北部的石堆主要部分呈圆形,大部分为单层堆积。在房址内的其它位置,还有零散的石块堆积。F1的北部东西两端各有一间向北突出的长方形范围,东西对称。西北角上的长方形范围内,也保存有成排的石块。此外,F1内存在数座窖穴。
  

M6整体照

   
其后,东影悠和铃木一议两位学者,交替对日本飞鸟京苑池遗址的考古发现进行了介绍。该遗址为与日本飞鸟时代首都“飞鸟京”配套建设的池苑遗迹。对其的相关研究从1916年于此地发现与池苑有关的石制品开始。自1999年起,以石制品为契机,奈良县立橿原考古学研究所对该遗址进行了多次的考古发掘,截至目前已经进行了七次。池苑遗址的形制现已基本清晰,为中部以渡堤分割的南北两个水池构成,其中东影悠和铃木一议两位学者分别主持了南池和北池的发掘工作。南池平面为五边形,南北约55米,东西约60米,以卵石铺底,池壁用较大石块垒成,底部石块直径达1.5米,现存结构东高西低,最高处残约3米。池壁底部向内有宽约2米,高约0.3米的一圈台基遗迹,其中东侧、北侧台基上发现有等距离分布的柱子痕及木柱一根,怀疑原有木构建筑。原发现的石制品即位于南池南部及南侧岸上,应为一组流水景观部件。北池为南北长46~54米、东西33~36米,深约3米的狭长水域,其北侧有水道向北延伸,南北池中间的渡堤下亦有木制水管使两池相联。北池的东侧即飞鸟宫殿的方向,还发现有一片砂石铺成的广场遗迹。另外,在水道中曾有大量表示池苑机能性质的木简出土。两位学者指出此苑池的边缘均为直线,这是日本飞鸟时代的特征,可能是受百济国的影响。他们还提到,飞鸟京建设的时期日本受百济、新罗等国影响较大,到了以后藤原京、平城京的建设时期,即开始模仿中国方式,池苑变为曲池,规模也相应变大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