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启大爆炸,揭悲惨下场

李世民可以成功登基,还得多亏了在他身边的十位能人异士。当时还是秦王的李世民在公元632年7月2日在玄武门附近射杀了自己的大哥李建成和四弟李元吉,逼迫父亲李渊立自己为太子,后来在同年八月李渊让位,李世民成功登基。

俗话说:“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是人都摆脱不了七情六欲。男欢女爱本来就是人类本能,既不能无视,又不能省略,那么在中国古代,常年南征北战的士兵们又是如何解决那点事儿的呢?

天启大爆炸是明朝天启六年五月初六巳时(当地时间1626年5月30日上午9时)北京西南隅的工部王恭厂火药库发生离奇的大爆炸,范围半径大约750米,面积达到2.25平方公里,造成2万多人死伤。由于当时国政腐败、宦官专权,不少人认为这次爆炸是上天对皇帝的惩戒,明熹宗不得不下“罪己诏”表示要“痛加省修”,及拨国库黄金一万两赈济灾民。

那么当时李世民的身边有哪十个人呢?这些帮助李世明成功夺取帝位的人在后来都有着怎样的待遇呢?

图片 1

据当时的《天变邸抄》描述,当日,「天色皎洁,忽有声如吼,从东北方渐至京城西南角,灰气涌起,屋宇动荡。须臾,大震一声,天崩地塌,昏黑如夜,万室平沉。东自顺城门大街,北至刑部街,西及平则门南,长三四里,周围二十三里,尽为齑粉,屋以数万计,人以万计」。

图片 2

说这个问题之前,先来看一段记载。

图片 3

这十个人分别是长孙无忌,尉迟敬德,侯君集,张公瑾,郑仁泰,李孟尝,公孙武达,杜君绰,独孤彦云,刘师立。也算得上是开国元勋的级别了,身为一代明君的李世民自然不会亏待了这些支持自己的人士,给了他们所想要的。

据《越绝书》记载:“独妇山者,句践将伐吴,徙寡妇致独山上,以为死士示,得专一也。去县四十里。后说之者,盖句践所以游军士也。”

又及,「两万多居民非死即伤,断臂者、折足者、破头者无数,尸骸遍地,秽气熏天,一片狼借,惨不忍睹」。一时间人畜、树木、砖石突然腾空而起,不知去向。

1、张公瑾,这位英雄原来是王世充的部下,后来投降唐朝之后,经过李靖的推荐进入了李世民的幕府。在李世民登基之后,张公瑾作为李靖副将抵御突厥,因为战功被封为邹国公。三十九岁的时候病故,排名凌烟阁功臣第十八。

这段话翻译过来就是说,勾践在攻打吴国之前,将战争中阵亡将士们的遗孀带到独山上,让这些寡妇参观军营,以激励将士同仇敌忾。但是台湾著名作家李敖却提出了不同意见,他认为勾践实际上是将在战争中失去丈夫的寡妇门带到独山,成立军中妓院来“慰安”即将攻打吴国的士兵,“游军士”,就是让兵官娱乐的意思。

爆炸力之大,乃至炸飞的「大木远落密云」,石驸马大街上有一五千斤重的大石狮竟被掷出顺成门外,其后,「木、石、人复自天雨而下,屋以千数,人以百数」,衣物、银钱、器皿更是飘至昌平的阅武场中或散落到西山上或东北郊去了。灾后,「所伤男妇俱赤体,寸丝不挂,不知何故」,而且「死者皆裸」。

2、刘师立,这位和张公瑾一样原来也是王世充的部下。在贞观年间,刘师立因为平定了罗艺叛乱,先后任检校右武侯大将军,始州刺史。

图片 4

​皇帝明熹宗正在干清宫用早膳,突然地动殿摇,「干清宫御座、御案俱翻倒」,明熹宗不顾九五之尊,起身冲出干清宫直奔交泰殿,「内侍俱不及随,只一近侍掖之而行」,途中「建极殿槛鸳瓦飞堕」,正中近侍头部,脑浆迸裂倒地而亡。紫禁城中正修建大殿的工匠,因「震而下堕者二千人,俱成肉袋」。

3、公孙武达,在李世民登基之后,任肃州刺史,封东莱郡公。死后曾荆州都督,陪葬在昭陵。

李敖在其所著《营妓考》中引《万物原始》中称,“汉武帝始置营妓,以待军士之无妻室者。”这应该是中国历史上最早将军妓列入军队编制的记载,这也是从汉朝以后历代均设营妓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解决军队中那些单身狗的性需求。

奇怪的是爆炸中心却「不焚寸木,无焚烧之迹」,而爆炸威力之大,撼天动地之巨,远非火药库失事或地震引起灾变所能解释。一时间,全国震动,熹宗皇帝不得不下罪己诏,大赦天下,祈天安民,发府库万两黄金赈灾。此事亦被加载明朝正史。

4、独孤彦云,贞观年间,进幽州都督,历阳郡公。

而军妓的来源,除了一些阵亡将士的遗孀,最主要的还是战争对方的妇女。这一做法一直流传了几千年,最著名的例子,应该要数在靖康之难中被金兵俘虏而去的宋朝皇室,不论是妃嫔公主,还是宫女家眷,一律被充入浣衣局,实际上也就是金兵的军妓大营。

对于王恭厂特大爆炸,几百年来一直众说纷纭,有人认为是地震引起的,有人说是火药库失事,也有人以为陨石坠落,或隐火山热核强爆,或是由地震、火药及可燃气体静电爆炸同时作用。到了现代,就有人说是外星人入侵。但没有一个观点或说法使人完全信服,也没有一个说法可以解释天启大爆炸的所有现象。

5、郑仁泰,始封二百户,先后任右武卫大将军,右领大将军。在后来讨平铁勒叛乱不利而被降职,不久病死。

而那些作为随军妓女的普通妇女们,命运则更加悲惨,她们并不只是含泪卖笑以供将士们娱乐和泄欲,更有相当一部分的人在白天当起了军队中的杂役,她们白天为军队保障后勤,晚上充当将士们泄欲的工具,战争不仅让这些可怜的女人失去了丈夫,更是带给了她们无尽的悲惨。这些可怜人最后的命运,不是被无辜的杀害,就是老死边关,终其一生。

图片 5

6、侯君集,这位早年是李世民身边的被战功赫赫的人物,到了后来李世民的儿子争夺皇位的过程中,侯君集因为站错了位置,选择了李承乾,因此丧失了性命。

​公元1626年5月30日在北京王恭厂一带发生了一次奇怪的巨大灾变,造成巨大的人员伤亡。一声巨响,狂风骤起,天昏地暗,人畜,树木,砖石等被卷入空中,又随风落下,数万房屋尽为齑粉,死伤2万余人,让人心惊胆颤,触目惊心。

7、李孟尝,初随王君廓,后来归顺唐朝。和李世民一统征战四方,玄武门之变后,封武水县开国公。到了后来唐高宗期间,迁右威卫大将。与七十四岁是暴毙于长安静安坊府邸。追封赠使持节,荆州刺史。

灾后,男女尽皆裸体,衣物首饰器皿全都飘到西山上去了。紫禁城外正在修缮围墙的3千工匠尽皆跌下脚手架,摔成肉袋,正在用早膳的天启皇帝躲在龙书案下才幸免于难。奇怪的是爆炸中心却”不焚寸木,无焚烧之迹”,用火药库爆炸或地震引起灾变,都难以解答。一时间,众说纷纭,天怒人怨,天启帝不得不下罪己诏,大赦天下。此事被御笔太监记入了明朝正史。

8、杜君绰,早年李世民身边的大红人,先后讨伐刘武周,宋金刚。玄武门之变后,晋升为怀宁县开国公,食邑一千户。死后被唐高宗李治下诏追封使持节都督,陪葬于昭陵。

人类历史上曾发生过许多次惊心动魄的灾难,但都莫过于解不开的自然灾难之谜,被人们称为世界三大自然之谜的是3000多年前印度“死丘”事件;1908年6月30日俄罗斯西伯利亚通古斯大爆炸;1626年北京王恭厂大爆炸。这三大事件发生的原因引起人们浓厚兴趣,科学家进行了深入研究,但至今仍是莫衷一是。

9、尉迟敬德,这位原来是刘武周的部署,后来归降于李世民。起初不被信任,但是李世民坚持重用他,也因为李世民这样的行动感化了他,在后来有单骑救主的功劳。这位可以说是玄武门之变中最大的功臣,先射杀了李元吉,救了李世民。后来又勇敢地拿着李元吉和李建成的头颅,喝退了前来救驾的士兵,又帮助李世民拿到了皇帝李渊手里的兵印。封鄂国公,在凌烟阁中排位第七。

明代自永乐年起火器制造就有了很大发展,驻守京城的京军所设三大营(五军营、三千营、神机营)中神机营是明军主力部队,配备有当时最先进的火器和最强的兵力,为此明末的北京城内先后设立过6处火药厂局,凡是京营火器所需的铅子、火药都是由王恭厂预造,以备京营来领用,可见王恭厂当时是作为工部制造、储存火药的火药库。

10、长孙无忌,和李世民是发小,也是李世民的大舅子,终生为李世民所信任。在李世民死后被委以重任,辅佐唐高祖,但是因为反对唐高宗立武则天为皇后,被贬流放,选择了自缢身亡。XLW

公元1626年5月30日上午9时(即明熹宗天启六年五月初六日巳时),位于北京城西南隅的工部王恭厂火药库发生了一次离奇的大爆炸事件。这次爆炸范围半径大约750米,面积达到2.25平方公里。

隋唐演义中瓦岗有八大名将,排名最末的他,归隐后竟修道成仙了……

王恭厂所在位置是:(见[明]张爵《京师五城坊卷胡同集》)大约今西城区新文化街以南、象来街以北、闹市口南街以东、民族宫南街以西的永宁胡同与光彩胡同一带。关于大爆炸的情况,在《明实录·熹宗实录》、《国榷》、宦官刘若愚所著《酌中志》、北京史地著作《帝京景物略》、《宸垣识略》中都有记载,尤其是根据当时属于官方的、相当于现在政府新闻公报性质的邸报底本,佚名抄撰《天变邸抄》对王恭厂灾变记述极为详细。

第一名、罗士信

这部著作是最早记述王恭厂灾变的著述,有很高的史料价值,流传于明朝天启末年。其影响之大就连明代佚名小说《梼杌闲评》第四十回中也把这一事件写进了小说的情节之中。

图片 6

《天变邸抄》对这次灾变的描述是:天启丙寅五月初六日巳时(天启丙寅即天启六年),天色皎洁,忽有声如吼,从东北方渐至京城西南角,灰气涌起,屋宇动荡。须臾,大震一声,天崩地塌,昏黑如夜,万室平沉。

他是秦琼的傻弟弟,山东省济南市人,自幼父母双亡,被美髯公王君可收养,起名罗士信,后秦琼将他收为义弟,他一对飞毛腿疾逾飞马,水性过人更兼天生神力,作战最为勇猛。

东自顺城门大街,北至刑部街,西及平则门南,长三四里,周围十三里,尽为齑粉,屋以数万计,人以万计。这次爆炸中心的“王恭厂一带糜烂尤甚,僵尸层叠、秽气熏天……”

马下的猛将,使枪没有章法,常把枪当棒子使。程咬金探地穴,拜大旗成为大魔国大德天子混世魔王后封罗士信为瓦岗寨镇殿大将军。

正在爆炸中心范围内,走在街上的官员薛风翔、房壮丽、吴中伟的大轿被打坏,伤者甚众,工部尚书董可威双臂折断,御史何廷枢、潘云翼在家中被震死,两家老小“覆入土中”,宣府杨总兵一行连人带马并长班关7人没了踪影。

图片 7

承恩寺街上行走的女轿,事后只见轿俱被打坏在街心,女客和轿夫都不见了。更有甚者,炸飞的“大木远落密云”,石驸马大街上有一5000斤重的大石狮竟被掷出顺成门外。中心区以外也受到强烈的冲击波影响,皇上感到大震,起身便冲出乾清宫直奔交泰殿,“内侍俱不及随,

罗士信曾力撼双牛、两战来护儿、火烧济南城;潼关口活捉魏文通,金堤关力擒伍天锡;擒裴元庆、铜旗阵杀仇成,可谓战功赫赫。

​止一近侍掖之而行”,这时“建极殿槛鸳瓦飞堕”,正中近侍头部、脑浆迸裂,而“乾清宫御座、御案俱翻倒”,正修建大殿的工匠,因“震而下堕者二千人,俱成肉袋”。

隋唐演义系列评书中秦琼寻找失物时在路旁巧遇放牛娃罗士信,此时牛群中两头犍牛正在顶架,傻小子罗士信上前劝架不果,一怒之下竟一手抓住一头牛的一边儿犄角,硬生生将两头牛掀翻在地,为示惩戒还将这两头牛的犄角各自掰折了一根,让秦琼惊为天人。

小说《梼杌闲评》第四十回对这次爆炸的描绘是:到了五月六日巳刻,京师恰也作怪——京城中也自西北起,震天动地如霹雳之声,黑气冲天,彼此不辨。先是萧家堰,西至平则门、城隍庙,南至顺城门,倾颓房屋平地动摇有六七里,城楼、城墙上砖瓦如雨点飞下

第二名、裴元庆

王恭厂灾变发生在300多年前,今人已经无法重现当时的景象,由于前人对科学的认知不像今天那样深刻,对于某些还不能解释的事情具有恐惧心理或是出于某种动机,像对于魏忠贤之流的仇恨,会借助灾祸来表达一种“天怨人怒”的心情,可能要加以渲染,夸大其神秘、奇异的成分。但那时的多种史料都作了类似的记载,可见像“脱衣”这样奇异的现象确实是存在的。

天下第三条好汉,力大无穷。手持一对银锤,重三百斤。坐骑“抓地虎”。传说他为哪吒转世。因硬接李元霸三锤,而名扬天下。后被新文礼引入庆坠山,命丧火雷阵中。

“所伤男妇俱赤体,寸丝不挂,不知何故”。“凡死伤俱裸露,员弘寺街轿中女赤体无恙”。“木石人复自天雨而下,屋以千数,人以百数……死者皆裸”。足见“脱衣”现象是大爆炸中的一个显著特点。

宇文成都主动攻击李元霸,李元霸只是架两下就把宇文成都震的双手流血。李元霸主动攻击裴元庆,连续三锤,裴元庆没有受伤,只是败走。所以裴元庆力气比宇文成都更大。

由于放射状冲击波产生了难以想象的力量,强劲的气流使“脱下”的衣服飘挂西山之树,昌平教场衣服成堆,“衣服挂于西山树梢、银钱器皿飘至昌平阅武场中”。

第三名、秦用

虽然爆炸后冲击波是向四面扩散的,但从记载中看,爆炸的力量主要是在王恭厂中心区内,如石驸马大街到工部衙门一带是官府衙门集中的地方。爆炸后“官员人等死伤者难以计数”,冲击力量在东、西和北三个方向,以东面和北面更强一些,惟独丝毫未提及南面。

图片 8

对于王恭厂特大爆炸,几百年来一直众说纷纭,有人认为是地震引起的,有人说是火药自爆、也有人认为陨星坠落,认为隐火山热核强爆有之,认为是由地震、火药及可燃气体静电爆炸同时作用亦有之,更有甚者,认为是外星人入侵、UFO降临等。但每一个观点都没有摆出无可辩驳的证据,使人完全信服。

秦琼的义子,绰号大锤公子,是隋唐之际的好汉,后被奸相宇文化及所献的假玉玺中的毒箭射死。四猛八大锤之一,武器黄铜倭瓜锤(也有说熟铜倭瓜锤、黄铜窝瓜锤、八棱紫金锤等)。

目前北京城正在大规模的旧城改造中,原明代王恭厂(注:吴长元《宸垣识略》:明火药厂今废,有前、后王恭厂胡同)遗址所在区域也在旧城改造范围内,如何保护遗址,在故址地层建设勘探中是否能够找到某些寻找王恭厂大爆炸的实证,是揭开王恭厂大爆炸神秘面纱的关键。

胯下赤炭火龙驹,掌中八棱紫金降魔杵。师从边山九阳观主贺昆学得一身武艺。秦用在瓦关口飞锤打死突厥大都督红海,十七岁被罗艺封为瓦关口守军大将。众反王攻入扬州,奸相宇文化及捧出玉玺,秦用代秦琼上前接玺,不想被暗藏在盒子内的毒箭射中面门身死。

在近年城市开发中并没有得到来自这方面的消息,那么有关部门是否应该予以关注,是很重要的。也许有一天记载北京史上这一段离奇的灾害将会写上新的一笔。

图片 9

爆炸时北京的天空十分明亮,突然间,从城的东北方至城西南传来一阵轰隆声,出现了一个特大的火球在空中滚动。天空中有丝状、潮状的五色乱云在四处横飞,有大而黑的蘑菇、灵芝状云柱直竖于城西南角,接着就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爆炸,方圆23里之内,瞬间夷为平地。这场大爆炸突如其来,其惨烈、诡秘世所罕见,发生的原因至今仍然从说纷纭,谁也解释不清。

第四名、罗成

据专家学者们收集当时的目击者见闻说:爆炸当时本来天空晴朗,忽然就听到一声巨大的轰雷响起。“隆隆”地在大地上滚过,声音震撼天地。从京城的西南角涌起一片遮天盖地的黑云。不大一会儿,又是一声巨响,天崩地裂。

罗艺之子,与秦琼是表兄弟,精通枪法,因皮肤白皙面容俊俏但却不苟言笑,有绰号“冷面寒枪俏罗成”。与秦琼、程咬金等于贾家楼结义,居末位。

顿时,天空变得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东至顺成门大街,北至刑部街,长三四里,方圆十三里,万余间房屋建筑顿时变成一片瓦砾。两万多居民非死即伤,断臂者、折足者、破头者无数,尸骸遍地,秽气熏天,一片狼藉,惨不忍睹,连牛马鸡犬都难逃一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