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葛亮死的时候,竟然是太平天国

一百多年来,有关太平天国国库宝藏的各种消息和线索从没断过,很多人费尽心机想要找出它的下落,有关这批天国宝藏下落也存在着诸多谜团。

在相声中,总能听到这么一小段:此人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载,上知天文,下晓地理,有经天纬地之才,治国安邦之略,未出茅庐已定天下三分,没错,正是《三国演义》中的诸葛亮。

如果太平天国是革命,能够推动历史前进,那就应该肯定,如果太平天国是邪教,只会造成动乱破坏,那就应该否定。要想解决问题,唯一的办法就是探明历史真相,让太平天国本身作出回答。

首先,第一个谜,太平天国到底有没有留下传说中的巨额财宝?

相传,诸葛亮死去的时候要求口含七粒米,这是为什么呢?

半个世纪以来,太平天国在大陆一直是一门显学,许多有关太平军的故事,也成为大家感兴趣的热门话题。上世纪90年代以来,由于多种原因,逐渐受到冷落。

对于这个问题,大多数的专家都认为有。

图片 1

图片 2

第一,从1851年金田起义开始,太平军一路北上转战18个省,先后占领了600多个城市,席卷了大半个中国。在这十几年里,太平天国一直都实行着一种“圣库制度”,所谓“圣库制度”就是凡是太平天国的人都不能私藏财物,不管是自己的私人财产还是缴来的战利品都必须上交到“天朝圣库”,谁要胆敢私藏价值超过五两白银的东西一旦查出就是砍头。

其实,这个说法源于《三国演义》中的第一百十四回,诸葛亮借寿无果,病逝五丈原,但为了能让蜀军全身而退,便立下遗嘱,命杨义在自己死后不能发丧,做一个大龛,让自己的尸体坐进去,并口含7粒米,脚下再点一盏明灯,军中安静如常。

最近(指本世纪初,编者注)天津百花文艺出版社出了一本书,日《太平杂说》。书中收集了35篇短文,其内容全都是探讨或评价太平天国历史的,作者潘旭澜先生在书中直率地说出了自己的论点:

图片 3

按照诸葛亮的话,说如此则将星不坠,我的阴魂自起镇之。

“洪秀全为首的太平军,是头领们利用迷信发动和发展起来的一支造反队伍。他的一套教义、教规、戒律,不但从精神到物质严厉地控制着参加造反者,而且断绝了一切可能的退路。

也就是说,太平天国绝大多数的财物都是集中到一块儿的,这么多年,占领了大半个中国,那得攒下多大一份家底。当时流传这么一句话,“洪逆之富,金银如海,百货充盈。”当时,不过是一个位于南京水西门的天朝总圣库,里面的财物就多得令人咋舌。据晚清史料记载,1853年的太平军刚刚进驻南京的时候,圣库里头仅仅白银就藏了有近2000万两,要知道当时清朝整个国库一年的总收入也不过才7000万两。

我们都知道,古人的观星术非常发达,诸葛亮更是将观星术运用的游刃有余,他曾在荆州夜观星象,就知道庞统已经逝去了。

它们的指归,在于由洪秀全个人占有天下,建立他个人的‘地上天国’。这种洪氏宗教,披着基督教外衣,拿着天父上帝的幌子,以中国奴隶主和封建帝王的腐朽思想、条规,对他控制下的军民实行极其残酷的剥夺与统治,实际上是一种极端利己主义的政治性邪教。

第二,从洪秀全的个人爱好来看,当年的天王府里头还藏着一批数量惊人的珍宝,因为洪秀全对黄金的爱好简直到了痴迷的程度。据天国的史书记载,洪秀全所戴的那顶天王金冠重达八斤,而天王身穿的龙袍也是用金线织成的,除了这金皇冠、金龙袍天王几乎所有的生活用品差不多都是用金子做的。定都南京之后,洪秀全在生活上的奢侈无度已经是公认的事实,所以光是他的生活用品就是一笔巨大的财宝,可是从圣库里数不清的白银到洪秀全的黄金家底后来全都神秘失踪了。

正如诸葛亮所说,自己是为将之人。天上有将星,如果死后口含七粒米,就有和正常人一样要吃饭的含义,可以保持将星在一段时间内不坠落,这样,司马懿便看不出诸葛亮的将星坠了,也就起到了威震的效果。

洪秀全造反获得局部成功,是以中国社会的大动乱、大破坏、大倒退为代价的,是以数以百万计军民的生命、鲜血为代价的,是以中国丧失近代的最后机遇而长期沦为帝国主义刀俎下的鱼肉为代价的。尤其可怕的是,这一切还被作为一首英雄史诗,向人们指点通向人间天堂的金光大道。”

图片 4

至于为什么是七粒米,则是受到了古代的神鬼观念的影响,认为七天是月亮的一个轮回,人死后七天灵魂还会回来,所以诸葛亮死后口含七粒米,就是为了掩盖自己已死的真相。

虽然在过去我们长期拔高、美化太平天国的时候,海内外也有一些学者曾经提出过疑问和异议;但是像如此彻底的否定意见,以前还没有见过。此论一出,有如一石击起千重浪,南北各地报刊纷纷发表争鸣文章,有赞成的,有补充的,有反对的,还有指为“攻击农民起义”的,形形色色,各类都有。

1864年7月,曾国藩和曾国荃两兄弟率领湘军攻破南京,太平天国灭亡,曾国藩向朝廷汇报说,偌大个圣库却是空空如也,后来曾国藩又搜遍了南京城的各个王府和机要部门,最后却依然一无所获。再说洪秀全的那些黄金家底,我们知道,湘军攻破南京之前的一个多月洪秀全就已经病死了,按理说天王生前最喜欢的金皇冠、金龙袍等等应该陪着他进棺材才对,可是后来曾国荃挖开洪秀全的坟墓,就连一件陪葬的东西都没有,而南京城之前一直被清军围得像铁桶一般,所以财宝也不可能被运到别的地方去,那么这些财宝究竟上哪儿去了呢?

那为什么是含米呢?除了上面像正常人一样吃饭的说法外,还有一种说法,是古人对人死后所含之物深有讲究,天子含玉、诸侯含珠、大夫含米,而诸葛亮正是士大夫,所以就含米了。XLW

看来这场争论针锋相对,没有调和的余地。如果太平天国是革命,能够推动历史前进,那就应该肯定;如果太平天国是邪教,只会造成动乱破坏,那就应该否定。要想解决问题,唯一的办法就是探明历史真相,让太平天国本身作出回答。

当时有一种说法,说是城破之后,太平天国大笔的财宝就已经落到了当时攻打南京的湘军主帅曾国荃的手里。有人说看到打下南京之后,曾国荃家里多了好几样绝世珍宝,而这几件宝贝从前都是太平天国的东西。更有人说,曾国荃离开南京乘船回湖南双峰老家的时候,江面上随行的船密密麻麻排了200多条,船上装的东西被包得严严实实,有人说这200多条船上装的正是曾国荃从天朝圣库和天王府里弄来的银子和珍宝。

世人皆知诸葛亮,但不一定知道刘伯温!

可惜100多年来,我们对太平天国总是雾里看花,难明真相。由于种种原因,我们从辛亥革命前后开始,就不断地拔高、美化太平天国。

但是后来的种种迹象表明这种说法并不靠谱。首先,同治皇帝曾经派过好几位钦差大臣查这事儿,可查来查去都没能从曾国荃身上查出任何问题。其次,攻破天京后,曾国荃的表现并不像发了大财的人,尤其是曾国荃和曾家子孙从未露过这笔财。

诸葛亮就是智囊的代表,只要一提到诸葛亮都会用智计无双,聪明盖世来形容。而刘伯温就没那么大名气了,很多人可能都不知道有他这个人。

发展到今天,人们头脑中对太平天国的印象与真正的历史事实相去甚远,在这种情况下,假作真来真亦假,虽然拿得出真凭实据,想要一朝说出历史真相,使人信服,使人接受,让太平天国恢复本来面目,绝非易事,可以说是一大难题。

晚清时有人计算过曾氏兄弟晚年留下的家产,所有的田产、房产加一块大概就是100万两左右,虽说不是小数目,但这跟他们多年来担任封疆大臣的正常收入也差不多,并没有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的嫌疑。如果财宝真的落入曾国荃的手里,他自己不花,难道他的子孙也不花吗?他还能把那么多的财宝都带进棺材里?所以,说曾国荃私吞了天国宝藏,证据不足。

刘伯温是明朝的开国元勋,也是一名治世能臣。但适才孤傲,自以为傲。

一段时间的历史,传闻失实者有之,因日久而湮没无闻者亦有之。但是像太平天国这样短短十几年的历史一再被人为地修改,古为今用的,却很少见。

后来,到了民国时期,有一本《真相》杂志上面就记载了这么一件事,说是孙中山先生在一次演讲当中说,在南京通济门的墙根儿下埋着洪秀全留下的大笔金银,如果挖出来,中国欠的外债就能一次还清。

朱元璋时称刘伯温是诸葛亮投胎再世,孔明又还阳转生。但刘伯温气不过,他过于想证明自己比诸葛亮强。他曾经写书说,三国鼎立诸葛亮,一统天下刘伯温。

首先借太平天国历史来“古为今用”的是孙中山先生。他当时公开号召同盟会员、革命志士宣传太平天国,宣传洪秀全,借以激发民气,推翻清廷。他首先以“洪秀全第二”自居,因此大家就以“洪秀全”呼之。

当然,孙中山当时说了,他也是听一名叫做林开泰的人说的,林开泰是曾经在洪秀全的府里当过差的老人。当时林开泰向孙中山报告说,当年清军围攻南京的时候,他正在天王府当差,一天夜里,他们这些人被紧急召集到一起,把几十口大水缸秘密埋进了通济门的城墙根底下。

言外之意就是我伯温要比你诸葛亮强百倍,你诸葛亮再强,不过是三分天下,而我刘伯温却能一统天下,话外明显流露出内心的不服。

他又褒称太平天国诸领袖为“民族英雄”、“老革命党”。1902年,他鼓励留日学生刘成禺搜集资料,写出一木太平天国史来。1904年成书,定名为《太平天国战史》,孙中山先生为之作序,交由日本东京祖国杂志社出版,作者署名为汉公。此书史实误漏之处甚多,史学价值是谈不上的,可贵之处在于公开反清,号召革命。

所以1912年12月,孙中山就派了一队工程人员照着林开泰说的南京通济门城楼的墙根下就挖开了,结果除了一些石板和铁器一无所获,总之又是白忙活一场。难道是林开泰撒谎?据后人研究,他不是骗子,林开泰当年确实在城墙下埋过东西,只不过埋的不是宝藏,而是水缸。

当时民间传言,诸葛亮生前就算到自己死后,谁会前来祭奠,何人前来刨墓,并记了下来,刻在石碑上,去过的人跨了朝代但全都应验了。

值得注意的是孙中山先生的序言中有这样一句话:“洪朝亡国距今四十年,典章伟绩,概付焚如。”也就是说,孙先生以为太平天国的史书与典章制度全被烧掉了,一点也没有留下来。由此可以证明,他对太平天国本身的史料丝毫未见,对洪秀全是个什么样的人,对太平天国推行的是什么样的制度,不甚了了。他推崇洪秀全,只不过是因其“起自布衣,提三尺剑,驱逐异胡”而已。

在古代作战兵法中,埋水缸是一个有效的防止别人攻城的方法,也就是说,在隔几丈远在城墙根底下埋下水缸,通过水缸就能看到水的波纹震动,知道敌方是不是有地道从这个附近要挖过来。更何况清军破城的时候,林开泰那时还是个半大的孩子,他哪懂这些,后来听说了天国宝藏的事,他想起自己当年在地下埋过水缸,以为缸里藏的一定是财宝,这才闹出了一个大乌龙。

所以,刘伯温决定亲自去诸葛亮的墓地看看,如果真的若孔明生前所料,他便磕头拜师;如果没有,他便嘲笑诸葛矮他三尺。

在孙先生的倡导之下,革命党人借太平天国史事宣传反清,一时蔚然成风。

一百多年来,民间寻找天国宝藏的热潮一波接一波从没断过,可谁也没发现过真正的宝藏,天国宝藏的下落直到现在还是个谜。

刘伯温刚到墓地,一抬头便看到石碑上刻着“吾到无人到”五个大字。

革命党人为了宣传革命,推翻清廷,尽量拔高太平天国,拔高洪秀全,只取一点,不问其余,至于是否符合史实,当时根本不及考虑。

正当刘伯温洋洋得意,嘲笑诸葛预言谬错,欺世骗人,命人砸了石碑转身离开的时候,却被一筒圆头巨碑挡住了去路。

例如章太炎所作《逐满歌》日:“地狱沉沉二百年,忽遇天王洪秀全;满人逃往热河边,曾国藩来做汉奸。洪家杀尽汉家亡,依旧猢狲作帝王;我今苦口劝兄弟,要把死仇心里记。”这种通俗易懂的唱词,对于鼓舞下层人民奋起反清,起了很大的作用。至于这种说法是否符合历史事实,势难兼顾。

此碑石色粉紫,表皮粗涩,满布苔痕,字迹依稀。命随人擦去灰尘污垢,一笔一画仔细辨认,蓦地一惊,顿觉心慌意乱,魂飞魄散,嘴里连喊“罪过,罪过!学生妄自尊大,不知天高地厚,毁碑碎碣辱没先师,罪过深重,当该万死。”

由于孙中山先生曾经有过拔高太平天国的事实,影响所及,国共两党都有了肯定太平天国的思维定势。国民党认为太平天国诸领袖是民族革命的英雄,共产党认为太平天国诸领袖是农民起义的英雄。

原来碑上还刻着“只有伯温到”五个楷书大字。伯温满面羞惭,尴尬难言,赶快恭敬行礼,双膝跪地,诚心虔意,磕首一千。

1949年以前,国民党政府一直认为太平天国是革命的,视之为革命前辈。其间虽然也有杂音——例如推崇曾国藩的“平乱”,大读《曾文正公家书》,但是在正式场合,从不贬低太平天国。1949年以后,新中国把金田起义的人物定为英雄人物、正面人物,只能歌颂,不得批评。凡此均对学术界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还有一种传说是说,诸葛亮墓碑上刻有:“前有诸葛亮,后有刘伯温,吾知后世有你,你知后世有谁?”

十年浩劫之前,大家觉得对革命有功的英雄是该推崇,并无多大疑问;可是在十年浩劫中间,四人帮对洪秀全的吹捧,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他们认为洪秀全是真理的化身,所作所为,绝对正确,无可怀疑。

刘伯温在死前自认不敌诸葛亮,并且在死前写下戒训,说我就是当初太狂傲,无视我的师父诸葛亮,才能倒来后面的祸害,你们要引以为戒。

在太平天国中除洪秀全外,杨秀清是想篡位的野心家,韦昌辉是混入革命阵营的阶级敌人,石达开是分裂主义者,李秀成忠王不忠,是个大叛徒,一律该杀。好像除了洪秀全这个孤家寡人外,太平天国里再没有一个好人。

其实两个身处相差甚远的朝代,怎会有那么的生仇大恨。但给我们的启示是,做人要厚道,不能太适才孤傲,自以为傲。

物极必反,这种极端的说法引起大家极端的反感,大家被迫重新思考,难道历史上真有这样荒唐的事?于是在四人帮垮台之后对太平天国史研究工作重新开始的时候,听到的已经不是清一色的歌颂之声,各式各样的“杂音”都先后出现了:

天机神算刘伯温,后观五百年,他的《烧饼歌》在如今依然盛行不衰,可是他曾预言过两个人能坐拥江山,“一牛生二尾,反手掌乾坤”。

1979年5月,在南京举行太平天国史学术研讨会时,有人提出太平天国也是一个封建政权,其封建专制的程度更甚于清朝。

前面那句的意思就是说在牛的下面加一撇一捺,看起来就好像是两个尾巴一样,但合起来就是朱;反手就是把手给旋转过来,它就好像成了毛。

1981年3月,在广州举行纪念太平天国起义130周年学术研讨会时,有人提出太平天国实行的是奴隶制,上层搞特权,下层讲平均。

这句偈语告诉我们的就是姓毛的和姓朱的会坐拥天下,此话正好在朱德和毛泽东身上应验,可见刘伯温是可以预知未来,后世必出一个毛泽东,这是智者的接力。

1981年8月,在四川石棉举行四川纪念太平天国起义130周年学术研讨会时,很多论文都为石达开说话,认为石达开的出走应由洪秀全负主要责任。

刘伯温在一篇碑文中曾预言,在中国苦难的岁月里,必将出现这么一个圣人来拯救中国,1911年之后,中国社会哪一年平静过,动荡的日子让百姓流离失所。

1983年3月,在南京举行太平天国建都天京130周年学术研讨会时,有论文指责太平天国的《天朝田亩制度》是公开推行奴隶制,人民全无自由,生产不能发展,历史必然倒退。

这也符合刘伯温在陕西大白山那篇碑记中所述,对中国社会的大预言。但是就是不知道刘伯温有没有预言到,后世的毛泽东,他的谋略和政治才能是远超于他,毛泽东冠称自己为古今中外最为卓越的谋略家。

后来的各种会议,对太平天国的批评意见逐渐增多。最有代表性的否定意见是一篇公开发表的对冯友兰教授的访问记,冯先生就否定太平天国谈了自己的想法。

图片 5

他说:“我之所以否定太平天国,因为太平天国是要推行神权政治。假如太平天国统一了中国,那么中国的历史将倒退到黑暗时期。”他又指出:“有人说,太平天国建立的是农民政权,这无论如何是不对的,中国在历史上未曾建立过农民政权。”他还说:“否定太平天国必然为曾国藩翻案,为曾国藩翻案必然否定太平天国,可以说这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

毛泽东可不这么认为,他在新中国成立之后,有人问他年轻的时候就想过自己能当主席吗?毛泽东大笑说:“我可不是刘伯温,能够推测上下500百的历史,想的只不过是匹夫有责,想要靠自己的微薄之力来改变中国现状,能做到现在这样,只不过是水到渠成罢了。”

在大陆史学界对太平天国的看法逐渐发生变化的同时,台湾史学界也有类似的情况。

毛泽东否定了刘伯温对自己的预言,他是实实在在信奉马克思主义的人,不信这些玄乎的预言。他们两个人的相互矛盾,也见刘伯温并不是传说中的那般神奇,至少毛泽东就不信服他,他信服朱升,对刘伯温报以蔑视的态度。

总而言之,太平天国历史的记载为什么严重失实。是由于以下这样一些原因所造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