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32

烦躁焦虑掐劳宫,命中注定要住拥挤的房子

原标题:来一口上海的荷尔蒙。

原标题:我们并不是“命中注定要住拥挤的房子”

原标题:烦躁焦虑掐劳宫

世相错综迷离,是以出现魔都。

作者:塞冬

  现代人工作生活压力大,经常会感到烦躁焦虑,日常除了通过聊天、倾诉等方法宣泄不良情绪,这类人群还可通过掐劳宫穴来改善症状。

图片 1

来源:黔财有话说

取穴:中指自然弯曲,点在手掌心上,位于第2、3掌骨间,靠近第3掌骨的边缘。

泱泱华夏那么多城市,我为何对上海情有独钟?

近段时间以来,樊纲教授的一些言论引起了较大争议:

具体方法:点按时,将拇指立起,与掌骨呈平行方向,即指尖放入2、3掌骨间。与此同时,食、中二指置于手背与劳宫穴相对应的位置,也在第2、3掌骨之间,这里是外劳宫穴。内外相对用力,酸胀感会迅速出现,并放射至食中指尖,出现这样的感觉,再掐1~2分钟,伴随均匀呼吸,情绪会慢慢平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因为上海有很多面,也有很多元的氛围。法租界小资而文艺,外滩重金属感强烈而鲜明,新天地的现代时尚不亚于三里屯。

  • 先是4月份在中央2台《大讲堂》节目中提出“六个钱包”理论。
  • 然后是7月末在博鳌的房地产论坛上指出:“我们命中注定只能住拥挤的房子,你想住不拥挤的房子到澳大利亚去,到加拿大去,你可以买到看不到邻居的大房子”。

责任编辑:

上海就连道路都独特有范儿。

许多人听到这样的言论都会觉得不舒服,毕竟大部分城市居民的住房条件并不是很宽裕,年轻新移民群租、蜗居是普遍现象,哪怕是土著居民,大都也住得很憋屈。

卢湾区的思南路,至今不通公交车,连路灯都是老式的很清淡昏暗的那种,马路两侧满是苍翠的法国梧桐和精美的花园洋房,洋房壁上尽是爬山虎,在慧公馆吃完饭后沿路走走,是感受上海荷尔蒙的绝佳方式。

但是,大多数人同时也会对现状表示理解,毕竟一个常识是——中国地少人多,人均土地资源相对稀缺,再加上保护耕地政策,我们需要对土地进行集约利用。城市居民住得挤点、住得小点,是命中注定、无法改变的客观事实。

图片 2

特别是对于大城市、特大城市而言,人口过多/交通拥挤/房价畸高,都是全世界的普遍现象,就算中国大城市的房价涨得更快、涨得更高,许多人也会将其归结于金融政策、炒房风气、缺乏其他投资渠道等等,认为只需要加强限购限贷、严控买房资质,乃至严控人口流入,就能解决。

我在上海停留过一段时间,也是因为上海法租界的气氛,真正的上海,都在那梧桐树的欲语还休下,散发着上海绝无仅有的荷尔蒙气息。

然而,本文将通过大量数据来说明这样一个事实——中国人并不是“命中注定要住拥挤的房子”:

上海于我而言是什么?

  • 大城市糟糕的居住状况来自土地资源的错配。
  • 当前经济、人口、债务面临的种种问题,大都来自于约束大城市扩张的土地政策。
  • 这些问题,不是靠年轻人努力工作、不是靠新经济产业升级,就能完全解决的。
  • 鼓励生育需要更多的居住空间,消费升级需要更多的居住空间,教育、医疗、交通基建也需要更多的土地供给。

大概是一种抽象的隐喻。

从政策制定者到规划界、乃至到大部分普通人,都必须正视这一问题、一起努力改变现状,才能充分释放出中国经济的内在活力,为国家和个人赢得更好的未来。

我可能会说上海是外滩边LED屏幕上的“我爱侬”,是青色的石库门和一束白玉兰,路边永远敢穿敢搭、行色匆匆、时髦度Up的diva们,和每一个平静如水背后的万物生长。

话不多说,继续用数字说话。

就像外滩边1号到33号各有各的百年风尘,高耸的钢筋水泥带着时刻精确到秒的金钱至上气息,坐在落地窗前的人忙得焦头烂额无心俯瞰,却无心被观光客当做风景。

首先我们来看看特大城市居民的居住现状,在列举数据之前,先感受一个塞冬身边的例子,:

淮海路到武康路的法租界里,剪影了上海的一段风光。

塞冬有两位同龄好友,都是30岁出头,在同一公司上班,一个住昌平南绍,一个住昌平县城,我们用稍近一些的南绍为例。

法国梧桐、英国乡村式别墅、地中海风格花园洋房,这是一段极适合骑车游览的道路,抬头是翠绿,路旁是建筑艺术品。

坐地铁的话,从南邵到公司的单程时间是1小时50分钟:

你会发现那些过往的纸醉金迷和风起云涌分明都还藏弄堂深处,藏在洋房楼梯的拐角处,藏在玫瑰司康饼的甜蜜里。

图片 3

图片 4

这两位朋友一位有京牌车,一位是河北牌照。上班开车的话,单程是46公里:

我一个人去体验过超过五十个法租界爆改的老房子,在弄堂深处的破败外表下内部别有洞天,双层带空中花园的异域风情洋楼,也在树屋里发呆看过张爱玲笔下银色带绿光棱的月亮。

图片 5

“流苏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哽咽起来。

有人会问,既然在东三环上班,为什么不住东面,何必住北六环?

泪眼中的月亮大而模糊,银色的,有着绿的光棱。

因为他们的妻子都在北面上班——现在买房一般都是选离女方单位近的方向。

柳原道:“我这边,窗子上面吊下一枝藤花,挡住了一半。也许是玫瑰,也许不是。”

除了上面这样的搭配以外,更常见的是女方在东三环金融区、男方在西北五环软件园上班。在这种情况下,房子通常买在东六环的通州,比我这两位朋友的通勤时间还要更长一些。

他不再说话了,可是电话始终没挂上。许久许久,流苏疑心他可是盹着了,然而那边终于扑秃一声,轻轻挂断了。

这是其中一位好友的妻子的上班路线,虽然只是从北六环到北五环,但由于没有直达地铁,需要先地铁、再公交,单程1小时40分钟。

流苏用颤抖的手从褥单上拿起她的听筒,放回架子上。”

图片 6

无数个盛夏寒冬中被妥帖埋藏在心底发酵的故事,就这么扑秃一声,不明不白地,轻轻挂断了。

有人会问:他们为什么非要买北六环外而不买离市区近一些的房子?

盛夏五点,从外望去,一团棉花糖般绵软蓬松的幽深处,大约能见到东方明珠将醒未醒的红点,和外滩的江际晨光漫天。

正好,这两位好友的买房经历我都很清楚,他们在2014年入手,房价比现在便宜一半。住南邵那位,同户型的近期成交价是这样的:82平米405万。

上海是一个最适合看人间烟火的地方,外滩的国际化,新天地的摩登,法租界的文艺气息,处处透露着精致动人和尘世浮华。

图片 7

图片 8

如果买个近一点的房子,比如从北6环挪到北5环外清河区域的老房子,价格是这样的:77平525万。

上海最初吸引人的可能是金茂大厦、环球金融中心、上海中心这三巨头。

图片 9

去过恒隆、璞丽、金茂君悦,看过黄浦江的昼与夜永不停歇,贪心的以为自己不再是浩瀚宇宙中的渺小星辰,万千旖旎繁华,都在你的瞳孔中央。

这个小区楼龄20多年,谈不上有正规的物管,上面这样客厅只有一个小窗户的,已经算小区里不错的南北通透好户型。

于是天马行空的水瓶座做起了上漂,一个人做“上漂”的日子舒适又惬意,常常码字写稿不想被中断喊停,或是沉浸在我的家庭影院里太入迷,外卖小哥来了我就让他把外卖放在楼下的摇椅里,我过一会儿下楼取。

图片 10

图片 11

所以,对我这位好友而言,如果再能多拿出一百多万,同时降低对小区品质和居住面积的要求,在共享单车的帮助下,好友的单程通勤时间会缩短到1小时——这是如今一线城市年轻人里非常理想的状况。

在这里我还原了生活的本质。

图片 12

我在外滩看现代化科技蓬勃鼎立和壮丽江景,在法租界梧桐树下游荡漫步,在静安体验小资情调,晚间新天地和延安中路看扑朔迷离的撩人夜色阑珊灯红酒绿。

这两位好友一位是清华毕业,另一位是985本硕,都在全国知名的高薪公司工作,都有一个孩子,双方夫妻每天上班+通勤时间都在14小时左右,都是一方父母来京带娃,全家5口人,人均建筑面积不到20平。

上海是缤纷且立体的,传统典雅,国际化与清新文艺兼备。

他们运气都比较好,毕业拿到了北京户口,在房价翻倍前上了车,现在都是准备再奋斗几年,把房子卖了换一套近一些的。而塞冬的另一些年纪更小的朋友,现在大都对在北京上车不抱希望。

有人觉得上海的脉络在法国梧桐,有人觉得在粢饭里的肉松和米粒,生煎刚刚好脆感的那层皮,有人觉得在张爱玲华美旗袍下的虱子里,或许是窗棂透出的碎光照在王琦瑶脆弱而单薄的侧脸上。

上面说的都是顶级学校毕业生、进入热门行业顶级公司的情况。对于绝大多数非顶级高校、非热门行业顶级公司的年轻人而言,能不能在北京上车,如今基本已经不再取决于自己的工作是否足够努力。

对很多城市而言,成长是污泥,故事是不染,老去是解脱,衰败是惩罚,但上海就是上海。

以前我在知乎上列举过来北京学习工作的外地尖子生的“惨状”,有人留言称——“你不应该把真相说出来,不然小地方的好学生就要对好好学习—>考上好大学—>留在大城市找个好工作这条路绝望了。”

上海,一直是一块上好的幕布,是一个充满罗曼蒂克的城市,有着自己巨大的吸引力磁场和独特的荷尔蒙。

总之,以我的两位好友的案例为代表,特大城市有两个大家都习以为常的问题:

做过十里洋场,做过求生孤岛,有百乐门,有张爱玲,有阮玲玉,有杜月笙,有金嗓子。

  • 居住面积小
  • 通勤距离长

图片 13

而中国的特大城市,由于人为原因,让这两个问题变得尤为严峻,正在走向近期大家讨论很多的“香港化”。

图片 14

为了更好的探讨这个问题,看完上述个例,我们再看统计数据,看看这两个“问题”是如何诞生的:

图片 15

还是以塞冬所在的北京为例,全市城镇常住家庭的居住情况如下表所示(来源:《北京统计年鉴2017)。

图片 16

图片 17

在《小时代》里我觉得最搞笑也最土的一个片段是,南湘兴冲冲的告诉顾里,她们居住的地方,张爱玲也曾住过。

先说一下数据口径,“城镇常住家庭”是指居住在北京半年以上的京户+外地户籍家庭,平均每个家庭有2.7人(成年单身也算一个家庭)。该数据不包括学生、军人等居住在集体公共宿舍中的人口。

没承想顾里漫不经心来了一句:“张爱玲是谁?这女人挺有钱的嘛。”

也就是说,该调查排除了集体宿舍、对群组/非法空间的抽样也不够全面,大体反应的是在北京正常生活居住的京户+外来常住人口的居住情况。

张爱玲是我欣赏的一位女作家,但我并不有意拔高张爱玲的文学价值,但无论是谋篇布局,表达力,还是感受力度,张爱玲都是鲜有的少年天才。

从上表可以看出,52.1%的北京城镇常住家庭住在一居室和二居室内,还有11.7%居住在筒子楼/连片平房(大杂院),拥有三居室的家庭只有17.5%,拥有四居室的只有2.2%。

而如今礼崩乐坏到以“有钱”评论传奇,我只能呵呵一笑。

图片 18

图片 19

也就是说,高达63.8%的北京常住家庭,其居住条件不好于两居室,这是符合人们常识的——一线城市住得差。

杨绛面对钱钟书和钱媛的先后离世,在《孟婆茶》里写道:“不要害怕死亡,在漫长的生命中,生和死会交换位置,死亡变轻了,而活着才是最沉重的事。”

再来看另一个数据:

张爱玲脸庞圆润而饱满,一缕刚烫过的发似弯月般恰到好处的停在耳畔,永远是玲珑妖娆的旗袍,配凹凸有致的身段,大喇喇的来一句:“出名要趁早,来得太晚的话,快乐也不是那么痛快。”

2013年,北京国有土地上住宅建筑面积为47610万平米(2013年后的数据不再公布),而北京2013年城镇常住人口为1825.1万人。

因为早就拥有世人所艳羡的一切,所以对唾手可得的一切都毫不在意。

也就是说,当我们把居住在北京半年以下的外来人口、把无法统计到的外来常住人口都排除掉后,北京城镇常住人口的人均住宅建筑面积是26.1平米,一个三口之家平均就是78.3平米(建筑面积)。

我想对于张爱玲来说,历经迷雾后的衰败和萧条,不如痛痛快快去,休恋逝水,早悟兰因。

看完数量看结构:

图片 20

图片 21

上海女人,骨子里都有种罗曼蒂克,但愿时光停在最鼎盛繁华的那一刻,哪用管明日什么光景。

北京居民的住房来源中,商品房的比重刚刚超过1/4,房改房占1/5,租房占14.5%,保障/安置房占10.6%,还有一大块是自建房(村镇集体土地宅基地、老城区胡同四合院),占近1/4。

都说上海女人清高而傲慢,执着于说本帮话,偏好着本帮菜,有一种生怕他人看不出骄傲的可爱式自矜,这也是上海荷尔蒙的一种。

在北京买过房、租过房的应该都清楚这样几个基本情况:

然而上海女人千娇百媚的精致生活的确可圈可点,我隔壁的阿姨,出门买菜,都会涂上粉底口红,浑身散发着淡淡香味,这是岁月沉积的女人味。

  • 北京的新房、次新房数量很少。对于北京的一个常住人口三四百万、相当于中等省会市区人口的经济、人口大区,一年新开的楼盘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而且不是整个楼盘,通常只是其中的一两栋楼。
  • 由于新建住房极少,相比起其他蓬勃发展的省会城市而言,北京的住房总体上越来越老旧,房屋楼龄较大——哪怕土地极其充裕的郊区也是如此。

图片 22

塞冬居住的小区是2009年竣工的,位于北五环边上。这个房龄接近10年的小区,已属于方圆很大一片区域内著名的稀缺“次新房”。

太多人问过我:“成都不是很好吗,你为什么要来上海?”

而那些在其他城市城区里属于旧城改造范围的老楼,在北京还广泛存在着。近年来北京一个重要的民生工程就是为这些楼龄三五十年的老楼,由财政出钱,免费抗震加固、管道更新、安装电梯。

我来上海大概是因为这是个孕育奇女子的地方,是时刻都有故事发生的地方。

图片 23

民国时期的张爱玲,阮玲玉,胡蝶,周璇,戏剧里的王琦瑶,依萍,雪姨,王佳芝。当代则有美到惊为天人的杜鹃,已为人母的孙俪,马伊琍,无一不是有故事的女同学。

许多毕业不久、刚接触北京楼市的年轻人都会有这样的疑问:

搬来静安第二天,暖色调砖瓦房低楼层老房子的构成法租界,接地气弥漫浓郁的市井气息,人潮密集涌动,嘈杂却接地气。清晨一出门经过早餐店便有一阵阵小馄饨和生煎包香扑鼻而来,我想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人间烟火。

  • 北京的平均收入比老家高那么多,大家住房条件那么差,需求那么强烈,市区里也就算了,为什么不在郊区多修点新房子?
  • 房价10万一平,建安成本才几千,为啥这些老楼不拆掉盖新房,而是由财政出钱改造?

而静安区处处尽显现代感及有条不紊的严谨,行人拿着公文包行色匆匆,一脸严肃。建筑物之间密度小钢筋水泥结构冷峻金属气息浓郁,却多少缺乏了一些人情味。我在嘉里中心东南西北楼走到迷路,周围人流稀疏,被高大的建筑物包围,竟难得有一丝寂寞无助。

我们来看另一组数据,下面是北京从2000-2016年以来的商品住宅竣工面积(来源:《北京统计年鉴2017》):

你可以说上海迅速发展牺牲了人情味本身,但你永远无法否认,上海是全中国为数不多的想让你还原生活的城市。

图片 24

因为上海的个性太过极致和鲜明,氛围又过于国际化和有魅力,所以注定不能被所有人认同和接受,但这是一个尊重游戏规则的城市。

可以看到,2005年是个分水岭,如今北京的商品住宅供给相比最高点接近腰斩,回到21世纪初的水平,而北京的常住人口已从世纪初的1300万+增长到现在的2100万+。

强者享受纸醉金迷挥金如土的繁华,普通人也能有机会在「亚洲排名第九的酒吧」小酌一杯,它给了我们最大程度的公平。

下面是北京城镇常住人口人均住宅竣工面积,同样是以2005年为分水岭,当前已比高峰期腰斩还多。

图片 25

图片 26

图片 27

住宅供应“腰斩”的根源是住宅供地的“腰斩”,根据塞冬总结的下表,2016年相比2011年,住宅供地计划减半,实际供应量更是只有1/4。

如果处于创业高强度工作阶段,快节奏的静安是不二选择。若是更在重生活和家庭本身,还是要回法租界的老弄堂。至于我呢,我选择任性地换着住,体验不同的生活可能性。

2017年的住宅用地供应计划仍然是1200公顷,好消息是供应计划圆满完成,终于不像此前那样实际远不如计划。

2016年,对民国时期的一切都十分好奇的我第一次在上海的电影院看了一部讲纸醉金迷上海又湮没于平静的电影——《罗曼蒂克消亡史》。

图片 28

爱情的消亡,是欲望的消亡,更是诗意的消亡

许多人看到这里会说:没办法呀,北京已经扩张得很大了,没有土地可以供应了。

图片 29

而实际上,北京的平原面积有6200平方公里,而城市建成区面积只有1420平方公里(来源:《中国统计年鉴2017》)。

罗曼蒂克,并不仅仅是爱情,而是一种属于城市的诗意和美感。

北京目前的耕地面积有2200平方公里、园地面积还有1350平方公里。面积不大的北京平原,大部分土地仍然是农业用地。

对大多数人来讲,这种“诗意和美感”是无用的,不属于生活的必需品,是某些阶级的无病呻吟,也正是因为如此,上海的“小资”口碑如此两极分化,被一些人诟病。

为了让上面的数字更形象,来看这样两个数字:北京六环路包围起来的总面积是2200平方公里,五环路包围的面积是大概是700平方公里。

但正是无用的“罗曼蒂克”,真正定义了一个时代的精神,赋予了这段历史特殊的味道,就如同精致和迅速发展是上海的灵魂。它永远不会一成不变,而是如光速般注射年轻沸腾的血液来更新换代。

也就是说:

为什么那么多年轻人义无反顾来到上海?

  • 北京六环内、甚至五环内,大量空间是未开发的。
  • 北京现有的耕地+园地面积,是城市建成区面积的2.5倍。

因为他们愿意和一个城市一起迎接未知的明天,而未知和变化意味着无限种可能。

暂且不说远郊区,我们以北京的重要主城区——海淀区为例,在海淀山后地区,六环以内,仍然保有大量可供开发成住宅小区的空地和耕地。

图片 30

下面是曾号称“亚洲第一大社区”的回龙观地区(回龙观+霍营),紧挨着海淀区,总建成区面积不到11平方公里,容纳了数十万人口。

在上海,如果在收入允许的基础上是可以过上一般年轻人理论上神仙眷侣般生活,前提是不考虑钱。

图片 31

因为消费娱乐产业极度发达,应有尽有,最先进的娱乐项目,最多的国际一线品牌,亚洲第一个爱马仕之家,第一批进驻的艺术科技展览,世界五百强,最五花八门多元化的餐厅跨国界料理。

而根据海淀区的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到2020年,海淀区还需要保留148平方公里的农用地。

上海很现代,遍地都是的24hrs全家让我很安心。

图片 32

上海也很文艺,思南路,巨鹿路,乌鲁木齐路上的各种小店和甜品店给女孩子们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我一个人去吃了很多餐厅,也并不觉得寂寞。

根据北京2035年总体规划,北京的建设用地还要逐渐净减少——“减量发展”是北京未来的主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