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如何读书的真谛,趣读佳作品芳茗

钱文忠出身于江南望族无锡钱氏,是季羡林先生的入室弟子,现为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钱教授在解读经典名着的同时,其实是在给当下年轻人讲做人做事的道理,都是在探讨“人生”这个大课题;授课之余,钱教授以参透人生的智慧、独到新颖的视角、平实无华的语言,将人生各个环节关键词以文字、演讲、电视访谈等形式与读者倾心交流。
不必也不能否认,我们的读书现状是不尽如人意的。那么,我们怎样才能对此加以改善呢?我想,一种最有效的途径就是去了解老一代学者的读书生活,看看他们是怎么读书的,看看他们是将读书放置在生活中的什么地位的,看看他们是怎么体认读书的价值的。我坚信,这能给处于迷茫中的我们以深刻的启示。
每个人的阅读习惯不尽相同。比如,季羡林先生就从来不在书上做任何标记,而王元化先生则丹黄遍纸;比如,季羡林先生的读书笔记都是记在随手拉来的纸张或者纸片上,大小不一,颜色不一,再分门别类归放到大信封里,而王元化先生则使用正式的笔记本,清晰整齐,每每会反复整理,基本上就成为一本书的样子了。然而,我觉得这些都是小节,有情趣,但未必重要。就上述这个问题而言,起码有三点,可以给我们以启示。
首先,老一代学者的阅读面都非常广,绝对不会局限于自己从事的专业领域。这一点,今天的我们也不难做到。难的是,如何学习老一代学者对大经大典的阅读态度。季羡林先生就对一些重要的典籍,包括古代印度语的语法下过死工夫,反复阅读;王元化先生对《文心雕龙》、莎士比亚、黑格尔,也是韦编三绝。王元化先生经常引用熊十力先生的八个字:“沉潜往复,从容含玩”,来倡导这样的读书态度。这对当今读书界普遍流行的“快餐心态”无疑是有力的针砭。这难道不值得我们三思吗?
其次,老一代学者都有超长时间持续阅读的毅力。“超长时间”可不是以小时为单位的,老一代学者的单位是“年”,甚至“十年”。季羡林先生阅读和翻译《罗摩衍那》就耗费了将近十年时间,他研究并撰写《糖史》,仅花在阅读史料和相关书籍上的时间,也起码有十年。那个时候,季羡林先生已经年近八旬,却连续几年,风雪无阻,每天步行到北京大学图书馆,将一部《四库全书》读完。而王元化先生花在黑格尔和《文心雕龙》上的时间,也以二三十年计。这是今天的我们敢于想象和尝试的吗?
最后,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如何处理“问题”和“读书”的关系。我们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先有问题再读书”,或者“靠读书来寻找问题的答案”,这两种说法其实都是似是而非的。
首要问题是我们的问题从何而来。是的,我们有不少问题来自于社会和生活经验,但是,我们据以判断它们是否成为问题的依据,却主要是来自于通过读书所获得的预设知识。季羡林先生和王元化先生,他们的问题意识和他们的读书生活基本上是一种良性互动的关系,是一种链条式的关系,很难以先后来区分。他们可以长时间地保持对某个问题的关注,在读书过程中予以清晰化,反复综合考量,直至最后解决。季羡林先生对佛教语言,特别是佛教混合梵语语法形式的关注,对佛与佛陀之间关系问题的关注,都动态地保持了几十年。王元化先生对反传统和激进主义问题的关注,同样保持了几十年的时间。因此,“带着问题读书”、“读书带着问题”并不是文字游戏,其中包含着如何读书的真谛。

图片 1

新年上班的第一个工作日,收到着名作家方英文先生新书《云朵上的故乡》
,心情骤然激动起来。对这本精美的散文集,作为众多方粉中的一员,我能先睹为快,实在是今春书事中一件幸事。书的扉页有方家亲笔题签:“胡靖先生,感谢您惠赐‘景苏园帖’
,寄上新出小书一本,聊表答谢。癸巳正月初八于长安,方英文。
”另钤印“方氏手札”朱红印章一枚。这些都显得随性而谦和,雅致而浪漫,才子作家名之不虚啊。
方家言谢让我实有愧意。事出有因,我倒应该感谢他的,却无能。清楚记得,龙年除夕夜,雪衣拂长安,方家为我题写了“醉雪堂”书斋名,我一直挂在书房和博客上。许是摄影欠佳,挂在博客上的“影”有些褶皱,这让唯美的方家看着不美。又在去年腊月不声不响地给我题写了新的博客名,拍摄好后才告诉我。作为一介武夫、边缘闲人的我,面对名作家、书法家的方老,竟连一个“肉夹馍”也没让他吃,实在让我感动且羞愧不已。暗自寻思,除了人家心善外,我是占了坡公的光,因为我醉的是“雪堂”啊,方家平生又是最崇敬坡公的!于是,就将手头的几卷“景苏园帖”赠给方家,他的才情和趣味倒真和坡公有几分神契的。不想,方家投桃报李,又给我寄来他的新作,着实让我感受到方家一贯“善解人意”的真情妙趣。
捧读这本冒着热气的散文集,的确是一种美的享受。语言灵动而劲道,行文幽默而智慧,构思天然而奇诡,情感真率而沛然,干预生活而旨远,一以贯之地秉承大俗大雅,谐中喻庄,幽默旷达的方氏风格。文中看点多多,既可以先读“四家评方”
,陈忠实、邢小利、刘炜评、仵埂四位都是响当当的角儿,又都是方家的挚友,朋友们的品评,可谓“不期于工而自工,无意于法而皆自为法”
。知人论世,用情深挚,品文论道,精准入里。一个鲜活的带着体温的可爱的方家便展现眼前,其人,其文,其趣,跃然纸上,如品芳茗;也可以看美文。方家过往的散文如《嘉树》
《*****腰》
《无非图个闲闲的散步》等清丽隽永的篇章,早已深入人心;而在这本集子里,又有《雨夜瞬间》《拥抱》
《故园的夏夜》《云朵上的故乡》等美文登场,相信当你初次与这些精灵儿相遇时,一定会产生像《雨夜瞬间》那样真实奇妙的感觉的。当然,还可以读方家如何在日常俗陋中取材的,为什么他把一般人不取或一般人认为不能入文的生活或话语写进作品,却让人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而“顿悟”
,他的诡异让我们会明白“日常生活为什么如此有意义”
!当然,还可以读他的妙论妙喻。在妙论中长智慧,如《我同情贪官》
《直肠痴汉》
等等;在妙喻中精特奇!如他说桂林“山的样子越来越调皮古怪、各自为政了”
;他说北京人讲方言有趣:
“像是舌头穿了溜冰鞋,又仿佛屎壳郎在玻璃板上搬运驴粪蛋儿。
”还可以读性情才情,只是让我这傻蛋儿去读有点糟蹋方家了,且打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