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吴念真的魅力

光华新闻文化中心策划了系列讲座,
总题是“台湾式言谈”,获邀前来的嘉宾都有一套自己的言说格调和身份背景,或文艺腔调浓重的小说家,或常怀忧愁悲愤的知识分子,或眼界高瞻远瞩的经济学家,各有殊胜。最近一回,嘉宾是吴念真。
他的书《这些人,那些事》卖个满堂红,尤其感动无数文青,
一来因为书市哈台成风;二来因为吴先生确实会写,简简单单的故事于其笔下,总有温情与启发,生命或是浑圆的一颗水珠,看你能否举重若轻,在水滴里滋润自己;若不能,即衣发尽湿,狼狈尴尬。
香港人对吴念真的认识恐怕主要来自电影。他导过《多桑》和《太平·天国》,
更曾参与侯孝贤和杨德昌的电影编剧,又现身过银幕,是影坛全面手。其实他还是广告界大哥大,商业和政治广告都是他的创作领域;他又填过歌词,流行经典都有
他的手笔;他更推动剧场运动,跑遍台湾南北,让乡下孩子知道什么是戏剧艺术。还有呢,最近有十多位台湾名人筹备报纸,他是之一,向民间集资,以小股东形式
运作发行,望求做到独立中立,报名暂定《民报》,不谈血腥细节而只论犯罪成因,不析股市上落而只述经济趋势,
若能成功, 等于文字上的“公共广播”了。
闯荡多年,吴念真几乎什么奖都拿过,除了杰出青年奖。有一年,几乎到手,因为林怀民打电话鼓励作家小野申请,
小野不肯,却趁死党吴念真去了威尼斯影展,代他报名,在其不知情下填好了申请表,甚至把自己一篇替吴念真新书写的序改写为吴念真的申请自传,文内所有
“他”字变成“我”字,故有“我是台湾现代文学史上的奇迹”、“我在台湾电影创作上的成就远非常人可比”之类自吹自擂句子,成为台湾文坛最牛逼的自传文字。
为什么奖没到手?吴念真得知此事后,硬要撤回申请。他没做杰出青年,今天,61岁了,迈向杰出老年的高超境界,真是一位迷人的“前老年”台湾男人,用台湾的说法就是,吴念真是“最有魅力的欧吉桑”,老得可爱,老得动人,老得仍然令许许多多的女文青流口水。三月下旬我在香港主持他的讲座,现场所见,女文青们把眼睛睁得大大,一边听讲,一边拍掌和尖叫,可见吴先生的魅力绝不逊于梁朝伟。

图片 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为什么世界有作家、收藏家,为何从来就没有喜欢买书写书藏书的“读书家”?而认真追究起来,作家、收藏家的“前提”,如果不是读书家,也肯定是读书人。
很喜欢这张白俄罗斯着名漫画家瓦西里的作品。画中这个人物,也许因为过度买书读书藏书而两眼跑到对面的书页上,全身上下却是一行一行的文字。
说的是,有些人对于自己喜欢的东西,是多么的全神投入!就连身体的“重大”变化都懵不知情。我给他们一个新的封号:“读书家”。
也奇怪!为什么世界有作家、收藏家,为何从来就没有喜欢买书写书藏书的“读书家”?而认真追究起来,作家、收藏家的“前提”,如果不是读书家,也肯定是读书人。
道理简单,房子是一块块砖堆起来,学问是一本一本书读出来。除非有人是与生俱来的“投胎转世者”,可以不买不读而自成饱学之士。
读书家和读书人,肯定是“人口大国”,这里只能介绍四人。要写的四位阿一“读书家”,很巧华洋各占其半。而且华人在很大程度上,还是世界的始祖,尤其是儒家的孔子。
我们知道,孔子一生在做的事是讲学和做法事,后者是为人料理后事。据有学问的人研究,他和同时代人的道家老子,两人常有生意上的冲突,也形同敌国,互不相让。书上有写,为讲学为做法事,他通常会带着大批学生同行。同行的,还有至少“五车”的各种资料。这些资料,全部是刻写在青色的竹片上,拖着竹片走的是牛车,那么多“书”的竹片,走的却是坑坑洼洼、一上一下的山路野径。没有骗你,他周游的是列国,不是一个小小的山东。孔家早有自己的流动图书馆。
明末清初经学家、史学家、思想家、地理学家、天文历算学家、教育家黄宗羲,还是着名的“复社”反清复明革命家。他白天忙着读书,晚上忙着搞革命,两者成就都大。
他嗜好藏书,喜抄书、爱借书。手到拿来,读遍家中所有藏书和别人的收藏。有人说,他每次出门,常有书童数名同行,到处访书买书。比较幸运的是,他的时代已有纸本书面世,藏书5万卷,出门时一半要“捆绑”上马车同行。
洋人“读书家”,首先请来英国大散文家吉辛,他曾留学德国学哲学,名列前茅。后因偷钱救助一名妓女,被判处短期徒刑,朋友相助,遣送美国,在芝加哥过穷困潦倒的日子。选他作为西洋“读书家”,理由简单,因为吉辛爱上同乡作家吉朋。
话说,吉辛在生活最贫苦的时候,造化弄人,在一家老旧的书店看到吉朋的历史大书《罗马帝国兴亡史》,为了买书,吉辛选择走路回家,他又抱又扛,前后来回六次,走了几条长街,最后成功拥有这部大书。
最后要介绍阿根廷的博尔赫斯,他有“作家中的作家”威名。他自幼眼力不佳,青年时期高度近视。1938年,眼睛严重撞伤失明,从此,他由母亲帮助,从事文学创作。眼科医生严禁他读书写作。不得已,作家逐渐学会听书和凭记忆口授写作。他曾在全盲时,购买几种大型丛书,他说:“这些书放在那里,我感觉到它们的存在。”

图片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