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5

中国的省会们为什么都越来越大,生存图鉴

原标题:中国的省会们为什么都越来越大?

原标题:我是“拆二代”,不是“富二代”

原标题:西安“拆二代”生存图鉴

全文共2981字 | 阅读需7分钟

大家总说,一片旧楼倒下去,一群富豪站起来,而成长在这些家庭中的“拆二代”也成为一个热词。

主编乱弹妞:**两枚少女心爆棚的“女汉子”,爱吃会耍又可爱,卖得了萌,犯得了二,自诩追得上陈伟霆,嫁得了吴亦凡…当然,和你一起吃遍、玩遍、看遍西安,才是我们最大的心愿!

文章转载自公众号地球知识局,转载请联系授权。

网络上甚至有“嫁不到富二代,还有拆二代”这样的戏言。

2011年9月16日,地铁2号线开通,西安成为西北地区第一个开通地铁的城市,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更多人注意到,一个“拆”字布满长安城。

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不断加快,中国的大城市也正在变得越来越大。土地是有限的,大城市变大的基础,是吸收了周边城市的辖区,以增强自身的实力和经济腹地。这一点上体现得尤为明显的就是各省的省会城市。

然而“一夜暴富”的降临,对于“拆二代”而言,是否就真意味着走上人间巅峰,生活已发生翻转,再无烦恼忧虑可言?

图片 1

这些行政上的重新划分,有时候是对现实的追认,有时候则是为了超前规划。新加入地区和大城市之间的认同难题,也集中地体现在这一波行政改变当中。

我们找到了几位青岛“拆二代”,来听听属于他们的真实故事。

拍摄:神仙鱼

省会们,难道真是免不了一城独大了?

图片 2

拆迁和修地铁,成了这座城市这些年的关键词之一。但这也伴随着许多的误解。在很多人眼里,“拆二代”约等于一夜暴富,甚至跟“富二代”画上了等号。而实际上,城市化进程之中的拆迁越来越普遍,“拆二代”也生出了新的变化和误解,我们找到了一群老西安“拆二代”,来听听属于他们的故事。

图片 3

01 搬迁之后,生活条件改善了

图片 4

东部省会狂飙突进

@耳东陈

上头猫 25岁

同样是大城市,虽然省会们往往没有直辖市那么光彩夺目,却能够享受整个省内的资源扶持,在城市扩张的进程中占尽先机。在发达地区,省会扩张的脚步迈得尤为大。

没拆迁之前,我家住的是平房,条件很差。

原丨道北原住民 拆迁后丨华清东路

南京吸收周围县市的幅度就很大,曾经仅仅意味着长江拐弯处以南,秦淮河畔的狭义南京,早就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今天的南京市,下辖11个区,其中有不少都是很晚才加入南京的,至今都和南京旧城区的居民无法相互认同。

环境很脏,而且青岛容易返潮,就会让人非常难受。

我是道北人,外地人可能不知道,西安人对道北本身是有偏见的,这里过去没有像样的小区,一开始的居民都是自己盖房,后来铁路上的职工搬过来,才逐渐有了小区。很多人提起道北就会说,这里的人脾气大,蛮!其实也不全都是这样,小时候我总是忘记带钥匙,放学回家就直接在邻居家待着,等我爸妈回来领我。

南京左右,组一个南京省好哇

还有一些安全隐患,用煤气做饭,冬天冷不开窗。

我小时候,道北虽然乱但是很方便,火车站怎么样也是交通枢纽,从这里到西安各个地方都很方便,不管去哪几乎都有直达车。

图片 5

有一天晚上煤气漏气了,幸好我爸半夜醒来一次,及时发现给关了,把窗户打开。

图片 6

观察南京市下辖各区的位置,就能大概看出这些区并入南京的时间线。

现在想想挺后怕的……

拍摄:神仙鱼

今天位居南京市中心的玄武区、秦淮区、建邺区、鼓楼区可以说是南京城市的核心区,这里也是最经典意义上的古都南京。栖霞和雨花台两个区,紧贴这几个核心区,一直也是作为南京的郊县而存在,算是稍外围的地区。

拆迁以后,环境非常好,很干净,小区有花园,我们三口家住的也很宽敞,各种用电、线路都很安全、规范。

现在新家在华清幸福里,新小区一直有媒体关注,我们没去之前就有一些了解,前一阵跟爸妈去看房,确实比之前道北的条件好很多,拿了钥匙但还没住进去,新房子得一段时间去收拾装修,楼下的幸福林带也还在建,以后周边绿化应该不错,就是地方有点偏,楼下吃饭的地方也少。

图片 7

我常常说,与其说我是一个“拆二代”,不如说我是时代进程的受益者以及见证者。

城里的拆迁跟农村其实不太一样,我最大的感触就是搬家很麻烦,从一个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搬走,收拾东西的时候才意识到有些东西真的是带不走,上次回去看到拆掉的小区门口还有别人没来得及收走的全家福,内心说不上来什么感觉。

至于浦口,尽管在很长的历史上都是南京的一部分,但更多是作为江北的防御第一线,南京城里对这个区域的认同感并不高。

图片 8

图片 9

包裹在核心区和近郊之外的,是江宁区和六合区。这两个区粗壮的外形就已经能够说明这是后来才划入南京的地区了。两地原属镇江专区,在1958年和当时的江浦县一起划归南京,几经周折,最后在1971年彻底成为南京的一部分。江浦和浦口合并,成为大浦口;六合与大厂合并为新六合,江宁则撤县设区,大致形成了今天的格局。

02 搬来搬去,生活没什么变化

拍摄:武雨露

图片 10

@叶子

我觉得我也不算是“拆二代”吧,我们家没有赔偿款,分了房子还要装修,折腾一趟下来,又花出去了二十多万,每次朋友调侃我是“拆二代”的时候,我都想把各种账单发给他们看。

再外围,就是一直被南京人和当地人自己吐槽的高淳区和溧水区了。这两个地区原本也属于镇江,在县市整编中于1983年划到了南京。狭义南京的市民和这两个地区的居民之间,至今仍然存在着偏见和不信任。

我家是长沙小区回迁的,生活习惯上来说没有变化,生活圈还是那么大。

但是对西安的拆迁政策家里还是支持的,我家18年初搬走,现在就能拿到新房子,从拆除到安置只用了大半年时间。新房子家里也都很满意,过去总觉得道北太乱了,想住进楼房,现在也算是梦想成真。

偏见归偏见

我们那里,交通不是很方便,有一个小夜市也要做几站车去。

图片 11

但高淳一定能为南京人民的吃吃喝喝

跟小伙伴点上一大碗麻辣烫吃,吸溜吸溜地吃完,出去逛一逛,慢慢走回家。

西安站改工程北广场棚改项目安置小区

做出巨大贡献

路上会看到卖肉串、卖臭豆腐的商贩,一闻到香味就走不动路。

YC表姐 28岁

图片 12

现在生活圈没太变,也是要坐几站车,到洛阳路转一转,逛逛夜市,到青科大看一看走一走。

原丨月登阁 拆迁中

这就是南京人自嘲城市“摊大饼”的大概历程。

走在校门口,看到那些推着小车卖烤冷面、羊肉串的商贩,还是同样的走不动路。

我们村是2016年才开始拆迁的,到现在还没有拆完,村里还有一些钉子户,一时半会也拆不完,最开始搬走的村民现在都在外面租房,原来熟悉的邻里街坊全都陆陆续续散落在本村周围的商品楼或者城中村里。

但要说起大,南京和兄弟省会杭州比起来可是差得远了。

图片 13

过去夏天,一到晚上门口都是纳凉的人,我小时候还有人在村里的空地放电影,得自己从家里拿板凳,不然就得坐地上。

杭州的格局和南京还有点相似,只不过和南京向南北两个方向扩张的均衡态势比起来,杭州的扩大趋势是一路向西。核心的上城、下城、拱墅、滨江四个区是杭州老城区,江干和西湖两区为近郊。从1960年代开始,杭州就一发不可收拾,依次吞并了萧山、富阳、余杭、临安、桐庐、建德、淳安。而周边的宁波专区、嘉兴、金华则不断缩小,变成了今天的模样。

03 拆迁后,没了温情。

图片 14

图片 15

@小金

图源:梓晋可乐

完全体的杭州,面积达到了16,853.57平方公里,南京还不如它的一个零头。

我家拆迁算比较早的。

月登阁以前是城中村,小摊小贩特别多,环境没有那么好,但是生活很方便。因为民房便宜,之前村里的人都靠房租生活,有的甚至不用出去工作,靠房租就能养活一家人

同样的事情在广州也发生了,花都、从化、增城三个区,就都是从佛山专区挖来的,现在还大有直接吃掉佛山的势头。在最巅峰的时候,广州还下辖惠州龙门县、韶关新丰县、清远佛冈县和清远县。实在是无法想象那样一个巨无霸的广州。

我以前的村里,家家户户都是一个院落,还有一些甚至是几户人家住在一个院子里面,大家人际关系非常和谐。

现在大家虽然每人分有一套90平左右拆迁房,但是拆还没拆完呢,不知道什么时候能住进去,听说邻村还有八年没搬进新楼的呢。我们有一个月几百块钱的过渡补偿款,但是在外租房开销比原来多了很多,村民生活反而都变得更拮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