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太公故里浅探,拱手河山讨你欢

姜尚是建立西周王朝第一位功臣,又是开齐国的始祖。他的军事谋略和治国思想对后世有很大的影响。史考,姜尚即历史人物吕尚。《鬻子》、《六韬》、《金匮》、《搜神记》等书中,已渐对其加以神化,至《封神演义》而达于极。姜尚是什么地方人呢?本文就姜尚故里进行一点浅探。一、姜尚诸多名字的由来姜尚,名牙,或字子牙,号飞熊,又称太公望。他的称谓很多,但每一个称谓都有一段传奇。究其源,姜尚是炎帝的后裔,伯夷之后,“东海上人”。《吕氏春秋·首时》云姜尚乃“东夷之士也。”先祖被史称为东夷人。《纲监易知录》云:“其先祖尝为四岳,佐禹平水土,甚有功,虞夏之际封于吕(今河南南阳宛县西一带)”。故,姜尚又有了:吕尚、吕望、吕牙等称谓。西汶艺术网“太公望”的名字又是如何演绎出来的呢?《史记·齐太公世家》载:“吕尚盖穷困,年老矣,以渔钓奸(通‘干’)求周西伯(文王)。西伯将出猎,卜之,曰:‘所获非龙非(音chi、无角的龙),非虎非(pi、似熊的一种)’,所获霸王之辅’。于是周西伯猎,果遇太公于渭之阳(北岸),与语大说,曰:“自吾先君太公曰‘当有圣人适周,周以兴’。子真是耶,吾太公望子久矣”。故号之曰“太公望”,载与俱归,立为师。即是说,周文王姬昌的曾祖父公叔祖类,渴望有圣贤之士辅佐周室成就霸业。当姬昌与姜子牙相遇,问定鼎天下大计时,姬昌不无感慨地说“吾先君太公望你好久了。”于是姜尚又被称作“太公望”。日照民间有一个广为流传的故事。即:文王访到姜尚时,尚让姬昌背着走,到走不动为止;让其儿子拉太公望坐的车,到不乐意拉为止。文王背着尚走了四十八步,儿子们拉着太公车走了八百零八步。尚当时向文王父子宣称:“你周朝只能出四十八个皇帝,有八百零八年的江山”。此事虽纯属民间,但反映了姜太公的神奇及其丰功伟绩。太公望辅佐周武王(姬发)时,被尊称为“师尚父。”他挥军与诸侯会师于盟津,率兵和四方部族伐纣,战于牧野,平武庚、管叔、蔡叔之乱,“天下三分,其二归周”,此姜因“太公谋计居多”(《史记·齐太公世家》)。周王朝在分封宗室贵族和异姓功臣时,首先把太公望分封到齐地去就国(侯爵)。这或许是周王朝对姜尚的特别信任和依重,亦或是用尚之智勇来继续扩展疆土,以达到维护周王朝统治的目的。姜尚就国后,推行一套易于融合各部落关系以开发齐地的施政方略,即:“修政,因其俗,简其礼、通商工之业,便鱼盐之利,而人民多归齐,齐为大国。”对齐以外的五侯九伯只要不听从号令者,则征伐之。于是,“东至海,西至河,南至穆陵(今淮南),北至无棣(辽西孤竹),五侯九伯,实得征之”(《史记·齐太公世家》)。致使齐国在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方面日渐发达,后成为东方大国;能号令天下诸侯,而称霸中原。自此,史称姜尚为“齐太公”。而日照民间,惯称其为“姜太公”、“姜子牙”。二、姜尚故里之说(一)姜尚是东夷人之说:西汶艺术网[
2 3 <

清代学者孙诒让曾说:“粤昔周公,缵文、武之志,光辅成王,宅中作雒,爰述官政,以垂成宪,有周一代之典,炳然大备。”著名史学家夏曾佑也曾说:“孔子之前,黄帝之后,于中国大有关系者,周公一人而已。”周公之所以深受后人景仰并对后世产生巨大而深远的影响,不仅在于他开创的丰功伟绩,还在于他是一位以坚韧不拔的品格经受住各种考验的伟人。[img]uploadpic/20077/200771850822333.jpg[/img]周公,名旦,周文王之子。较早的文献记载周公排行第四,在伯邑考、周武王、管叔之后。武王继位之后,周公成为他的最得力的助手。灭殷后不久,积劳成疾的周武王曾恳切地对周公说:“旦!汝维朕达弟,予有使汝……乃今我兄弟相后。”意思是想要遵循兄终弟及的旧制,由周公继己之位,但周公“泣涕共(拱)手”(《逸周书·度邑》),坚辞不从。后来,武王病情渐笃。周公亲设祭坛,向太王、王季、文王这三位最受尊敬的祖先神灵祈祷,请求以己身代武王而死。祈祷之后,“乃纳册于金縢之匮中”(《尚书·金縢》)。周公在祝辞中恳切地说:“若尔三王是有丕子之责于天,以旦代某之身。予仁若考(巧)能,多材多艺,能事鬼神。乃元孙不若旦多材多艺,不能事鬼神。”在周公生活的那个时代,人们对天命鬼神虽有怀疑的一面,但大致还是笃信不疑的。他们认为人之所以生病死亡,是因为祖先神需要人前去侍奉,所以周公说自己是代替武王待奉祖先神灵的最佳人选。相传,祷告后的第二天,武王病情一度有所好转,但最终还是病重逝世,由太子诵继位,即周成王。西汶艺术网[;

西周的太阳陨灭了,于她的一笑中西汶艺术网历史中,总有些女子的作用,被刻意放大。一个王朝腐朽到无可救药时就会安排一个掘墓人上场,让其自行了结。但是一场大戏不能只有一个男主角。一个人干活太辛苦,一定要有女人上来帮衬才精彩。还是在遥远的伏羲女娲的蒙昧里,就一早衍生了“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的曼妙。姬宫涅和褒姒,无疑就是其中一对,还是格外引人瞩目的一对。她不给他一个笑,却替他担了“祸水”的名。他偏给她一个玩笑,拱手河山讨你欢,如此为她负上“幽”的亡国谥号。战争献给男人的祭品起初,她唤他王;他,该唤她姒。西汶艺术网可慢着,姒,不过是她的姓。褒,也只是她的出生之地。历史留给女人的空间总是局促,像一场腾挪不开的舞蹈,低眉敛袖。即使一瞬间的张扬,也往往因不可考的姓名、不可考的生卒、不可考的家乡,零落得一片清净。褒姒似乎已是女人里的幸运儿,她多多少少有姓、有籍、甚而有一段身世。西汶艺术网褒姒的传奇开始于周幽王的爹周宣王时期,当时有童谣:“月将升,日将没;弧箕,几亡周国。”人人虑有变,未知应在哪里。宣王闷闷不乐,回到宫中听人奏道一前朝宫女怀孕多年产下女婴,心知有异,招来询问。老宫女说夏桀时,有龙降于王庭,自称褒城二君,桀收龙涎藏之。到了先王时不慎打翻木椟,龙的涎沫流于王庭而变玄鼋,自己踏足其上心有所感而受孕。为怕王怪罪,女婴已丢弃。这当然又是鬼话,为了说明褒姒是祸国妖物而敷衍出来的履历,不足信也。唯一可以相信的是褒姒是个弃婴,后来被褒城一户姓姒的人家收养。彼时的褒城,是今日陕西汉中的一片土地,然今日汉中与西安的距离,或许已难衡量褒城对国都镐京的遥望。总之,就在离国都不远的地方,就在周幽王登基3年的时候,褒国战败了。十几岁的养女褒姒,被当作自己氏族首领赎罪的礼物,献到宫廷来。谁会想到,她的第一个亮相,宛然有平息国难、救氏族于一刻的凄美。这一年,正是公元前779年。褒姒缓缓走进周王宫的时候,距离周朝开创已有两百多年。不是后来的每个君主都有周文王的仁厚、周武王的霸气,他们甚至没有了周穆王的浪漫。唐人诗中赞的“瑶池阿母绮窗开”的旖旎春光,再也没有出现过。朝中没有了周公、召公这样的贤臣,就是有也不得重用。这就像历史的一个大翻盘,夏有姒履癸,商有伊帝辛,周有姬宫涅,三个末世之君相似的荒谬,直让人怀疑他们是不是互为前世今生。你看,桀的身边有妹喜,纣的身边有妲己,而幽的身边,有了褒姒。而这三个女人到达帝王身边的途径,也奇迹般地神似,都是通过战争。桀伐有施氏,得妹喜;纣征有苏氏,得妲己;幽讨有褒国,得褒姒。他们的相遇,似乎已经暗示着结局:将来的离散也会因为战争。爱不释手你的美西汶艺术网从此姬宫涅陷入一种魔咒中,他顷刻间爱上了这个不爱笑的美人。也许说爱是浅薄的,因为彼时他只看见她容颜美妙,身姿妖娆。不晓得她不笑容颜后藏着怎样的悲苦前因。西汶艺术网倨傲不可一世的幽王一改自己残酷跋扈的作风,对褒姒千依百顺、煞费苦心。书上说幽王为她造琼台、制美裳,召乐工鸣钟击鼓、品竹弹丝,令宫人歌舞进觞,只为取其欢。永远不要过于相信文字,不要相信现世的影象,那是后人在着意铺陈。他们不能够把全部的真相告诉你,因为你看到之后很可能会索然无味,从此失去想象的欲望。我在河南博物馆看到夏朝的宫殿模型时吃了一惊,远远不是书上形容的那样,宫殿并不华美,结构更是简陋,看起来就像是规格大一点的农家大院。怪不得当年妹喜和妲己会嫌宫殿陈旧,要求皇帝起高楼建新宫。显然,对物质有点追求、对生活格调有点想法的女人都会觉得很破旧。以此推测幽王和褒姒的生活条件也是一般,所谓美食也只是精细一点的饭菜,不是满汉全席。而亭台楼阁也不会有多豪华,跟紫禁城的感觉完全是两回事。《东周列国志》上又写,褒姒喜欢听裂帛之声,幽王就命人从国库取了丝帛来,叫有气力的宫娥成日撕裂给褒姒听。这样的描写拿贾母的话来说,“可知是诌掉了下巴的话”。做此书的冯蔡两公,毕竟身在明朝,他们以明的风物去揣度周的人物,哪有不惹笑话的理?裂帛之事若出在明朝还有可能,彼时周朝整个社会生产力水平才有多高,哪来那么多丝帛天天撕来听?况且这事原说是出自妹喜,这会又安到褒姒身上。可知又是文人臆断。奇怪的是,褒姒对这些都不感兴趣。即便幽王为她废掉了家世煊赫的申后和太子,立她的儿子伯服为储,也不能使她喜笑颜开。这敏感的女子似乎很清楚自己的处境,深知自己寒微出身不能跟申后抗衡,所以没有了宫闱里惯常的“由来只有新人笑”,也不见她对申后和太子赶尽杀绝。想来,一个不爱笑的女人,注定对很多事都不会太热切,得之我幸,不得我命。褒姒不笑,让她在这些帝妃中独树一帜,与众不同。即使是美色和褒姒在同一个档次的妹喜和妲己,她们或多或少都免不了对皇帝老公笑脸相迎,才能施以媚惑。就算是不大和楚王讲话的息妫,平时跟楚王扯扯嘴角、笑着应付一下还是很必要的。西汶艺术网细数千百年来的后妃女子,褒姒的冷像刺穿泰坦尼克号的冰川,无人可以征服。页码1
2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