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6

日本某组织人员在台脚踹慰安妇铜像,从历史到今天中国人怎样看美国

原标题:一点学习-抗日十大战役之四——徐州会战“57死士”

原标题:金灿荣:从历史到今天中国人怎样看美国

原标题:日本某组织人员在台脚踹慰安妇铜像 安峰山:检验人性善恶的照妖镜

徐州会战(1938年1月至5月)是抗日战争时期中日双方以江苏省徐州为中心展开的一次大规模战役。

初识美国,“偶然”中美国种下了好感

中新社北京9月12日电 (记者 路梅
张晓曦)国务院台办发言人安峰山12日在北京举行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就日本“慰安妇之真相国民运动组织”代表在台南做出脚踹慰安妇铜像举动一事表示,这种跳梁小丑的举动,当然会遭到两岸同胞的一致谴责和共同抵制。

日军在1937年12月13日和27日相继占领南京、济南后,为了迅速实现灭亡中国的侵略计划,连贯南北战场,日军决定以南京、济南为基地,从南北两端沿津浦铁路夹击徐州。在徐州会战中,以台儿庄大捷最为著名,而台儿庄战役之所以能取得成功,与“57死士”密切相关。

从1784年美国商船“中国皇后”号到广州算起,中美接触至今已有221年;从1844年中美签订《望厦条约》有正式官方接触算起,也有161年了。可以说,已经有足够长的时间使我们相互认识。截至目前,我们对美国比对其他国家更关注,更有好感,对美国的意见分歧也最多、最复杂,这是百余年持续不断的一个特点。

安峰山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我们注意到,此事已经在岛内引起了公愤。强征慰安妇是二战期间日本军国主义犯下的严重的反人道主义罪行。那些歪曲历史事实、妄图为日本军国主义兽行辩解,甚至美化他们侵略罪行的行为,是在挑战人类的道德底线。在大是大非问题上的态度,既是各种政治人物的试金石,也是检验人性善恶的一面照妖镜。(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1

图片 2

责任编辑:

1938年3月23日,日军由枣庄南下,在台儿庄北侧的康庄、泥沟地区与中国守军警戒部队激战,台儿庄地区战斗正式打响。24日,日军2000多人在飞机、大炮和坦克的配合下,开始向台儿庄大举进攻。

中国皇后号

3月27日清晨,日军矶谷部队攻破台儿庄东北角,与池峰城守城部队展开拉锯战。我军虽然人数上占优势,但是武器装备落后,经过一上午的多次奋战都未能将日军赶出城外,而且伤亡人数众多,以至于日军电台直接宣称已将台儿庄全部占领。

与其他一些西方国家一样,最早到中国的美国人也是传教士和商人。但是,鸦片贸易、侵略战争和不平等条约,使中国人对英法等国(还有后来的俄日)印象极坏。而美国在很长一段时期内执行的是“小舢板”政策,即跟在英国军舰后面,搭英国以武力迫使中国割地赔款、开放口岸的顺风车,既占到了中国的便宜,但又不成为中国应对的矛盾焦点。由于中国最早接触的美国人基本上是传教士和商人这类人,一开始就接触到美国平民化的一面,这在客观上有助于美国留给中国人一个较好的印象。

3月27日中午,驻守在台儿庄外围的黄樵松师长命令副营长时尚彬带领7连、8连增援池峰城。但由于日军机枪攻势猛烈,率先进入台儿庄的8连战士很快就牺牲了,随后由7连承担正面阻击任务,“双方每巷必争,每屋必夺,敌进我退,我进敌死”战况十分激烈。

图片 3

3月29日,日军大本营派出濑谷支队增援矶谷部队。蒋介石则通过电台传令:台儿庄屏障徐海,关系第二期作战至巨,故以第二集团军全力保守,即存一兵一卒,亦须本牺牲精神,努力死拼,如果失守,全体官兵应加重罚!

美国传教士 狄考文

3月31日,激战多日后7连130多人只幸存了57人,而此时日军已占领台儿庄的五分之四,我军战士身心疲惫到了极点。

最早关注美国的是中国的精英阶层。中国的精英阶层对美国感兴趣,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当时的大多数国家(包括欧洲国家)还都是王朝,而美国的国家结构比较独特,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世界上惟一的共和国。中国的精英对美国的知识兴趣就要比对其他国家浓厚。当时中国接触美国的渠道是民间,既不是官方也不是军队,美国那种既务实又冒险、积极向上的精神都给中国人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图片 4

图片 5

池峰城当机立断,命令这57名战士集中起来,组成敢死队,对日军展开最后搏杀。没有大炮重机枪,这57名战士手持长枪、斜挎大刀、腰里挂满手榴弹冲向日军。其实,在组敢死队时,宣布每人赏30块大洋,而这57名战士纷纷表示:我们连命都不要了,要钱干什么!

浦安臣

在敢死队出发之前,师长黄樵松写下了一首绝命诗《榴花》:

图片 6

昨夜梦中炮声隆,朝来榴花满地红。

蒲安臣外交使团

英雄效命咫尺外,榴花原是血染成。

所以,我越来越感到历史的偶然性在中美接触过程中的作用。如果中美之间最初的交往不是这样,那后面的发展轨迹就可能会不同了。在整个晚清,美国在西方国家中最受中国的信赖,所以才有美国人浦安臣代表中国政府出访,才有1868年美国人蒲安臣代表中国政府与美国政府签订《蒲安臣条约》这样的故事,这在国际关系史上很罕见。这说明首先是浦安臣个人赢得了晚清精英阶层的信任,而他的背后就是他的国家美国。

据敢死队幸存者王清松回忆:在台儿庄战斗的最后三天,几乎所有弟兄们都是默念着这句“英雄效命咫尺外,榴花原是血染成”冲向战场的。

我认为,1840年到1895年是中国国际关系发展的第一个阶段,这一阶段又以19世纪70年代初日本的介入为标志,分为英法主导和日俄发挥积极作用两个时期。在这一阶段,美国实际上不起多大作用,但正因为它是“社会”先行,而不是官方和军队主导,所以获得了中国很大的信任。

1938年3月31日晚,敢死队57人分成6个战斗小组,摸出西门,在炮火的掩护下,靠近仅一墙之隔的日军阵地。在连长王范堂的一声令下,敢死队员们一跃而起,跳入墙内与日军肉搏厮杀。据王范堂回忆:“此时,容不得敢死队员半点思考,见敌人举刀就砍,听到动静,抬枪就打。不管前面有多大险阻,队员们抱着必死的信念,只知道一个劲地向前杀,前面的倒下了,后面的再跟上去。”

民国时期,美国的影响持续上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