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6

茂名为什么叫茂名,易学家张一勺入驻中国影响力人物数据库

原标题:扬州慢:人间最幸福之事,莫过于剃头洗脚泡澡

原标题:茂名为什么叫茂名,90%的电白人都不知道…

原标题:易学家张一勺入驻中国影响力人物数据库

图片 1

.

图片 2

被夜色和车流包围的扬州文昌阁。/ 视觉中国

.

张一勺,原名张海申,号清闲居士,河北省沙河市人,出生于风水世家,北京大学客座教授,阳光智库鼎基矿业等多家企业策划风水顾问专家,中国命理风水实战领军人,风水命理专家,头条号文章作者。目前在北京大学、华夏儒商国学院、清华大学以及山东大学等总裁班做重点周易讲座。自幼受承庭训,禅心学习玄学,至今已有几十年。其一向致力于撇除除易学数术以外的迷信附会成分,以理性的态度来探讨中国玄学,曾多次在全国各类易刊上发表论文。

在中国,有很多“遗老式”城市:它们历史悠久,一度是世界级的明星城市,但在今天逐渐回归平凡,被一个又一个后起之秀超越。

有的老城市忿忿,反复念叨着自己的老资格;有的老城市不甘,心心念念要复刻过去的辉煌;还有的老城市,逐渐找到了与时间和解的方式。

比如长江北岸的扬州,繁华已成往事,近几十年,当人们再提及江南的神韵气度,江南的经济繁荣,都已经很少想到这座江北的城市。“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今天的扬州和那个近乎传说的往昔,还保持有多大程度的重叠?

.

张老师集众家之长于一身,将中医学道教、佛教易学和风水学有机地结合在一起,形成自己独特的理论。其研究创作内容涉及六爻、八字、奇门、六壬、阴阳二宅、环境地理学等诸多学术领域,并且把各种易学学术相互印证,互为表里。2005年他经典论文入编在《易史2005诸子百家论文集》。2007年10月他已入注中国国际交流出版社发行的《世界优秀专家人财名典》(第四卷·上)。2008年10月出版八字风水综合论命术——《揭开秘中密》。2012年他编辑整理出版了历代手抄八字秘笈《神刀过十关》和自己的师徒单授秘传的《奇门心悟赋》,被誉为命理学经典。2012年他入编在《中国传统文化名家大典》上。2015年参加由国际职业认证协会ICA总部认证注册国际高级易学文化传承师(ICCI),证书编号ICCI15122703。2016出版《命里归真》同年入编《看中国人才强国》大型文献以及文献《引领时代的中国学者》。

在整个江南,可能没有人比韦明铧更适合谈论扬州了。他生于斯,长于斯,求学于斯,研究当地历史人文于斯,以近七十本专著和四十年学术研究,为世人展示扬州这一辉煌但衰残的古城中,光彩夺目与引人叹惋的细节。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3

身为扬州人,韦明铧说自己对故乡的感情“单纯而复杂”。他对扬州既有回首恢弘历史的自豪,也有对城市现状与传统观念的反思与批判。

责任编辑:

由于他上承古贤哲之易迹,下索当代新易之精粹,皓首穷经、孜孜以求,结合自身对命理的领悟,创造出了自己的一套命理占卜风水理论——根据每一个人不同的命局进行调整选择环境地理风水,这不仅可以使人趋利避害,更教人多行善举,莫生恶念,凡由他为人所占断,莫不灵验。《命理归真》就是一部人与环境结合的综合论命著作。

他眼中的当代扬州人,荣于历史又悲于历史,乐于安逸又耽于安逸,在“我想发展”和“这样就好”的态度之间晃荡,维持着体面,知足地生活,带着些无奈,被称为“扬虚子”。

近年来,前来请他勘察风水起名的人士公司遍布全国各地。通过良好的信息调整这些公司和个人,都得到了很好的发展,取得了显著的经济成果和社会效益,并使许许多多的有缘人士身心健康、吉祥如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4

责任编辑:

繁华走了,秀雅还在。/ 江苏旅游网

01

扬州:没落的文青之城

韦明铧认为,当代扬州人的某些生活方式确实值得反思,但不忍苛责,因为这座城市有着太曲折的发展经历:历史给了古代扬州莫大的政治恩赐,又在近代收回;历史给了古代扬州得天独厚的交通优势,又让这些优势随近代化发展消失殆尽。

近代扬州,遭受了盐务改制和交通遗弃的打击,既失政策倾斜的利好,又丢交通枢纽的地位,也跟不上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发展步伐。在现代化发展过程中,扬州既没有先知先觉的显赫人物引领,如无锡荣氏家族、南通张謇,在被选择时又没有过去的好运气,铁路修在了扬州旁边的镇江,最终从高高在上的富庶之都,变成无人问津的江北小城。

图片 5

扬州街头的老照片。/ 《扬州旧影》

扬州曾经创造“扬气”一词,比现代的“洋气”更显潇洒恣意,有“作事轩昂,向曰‘扬气’,以江南盐商为多,其作事尽事奢华也”的说法。曹聚仁在《上海春秋·开埠》里说:“中国历史上最悠久最热闹的大城市,正是扬州,并非上海。上海是在长江黄浦江交汇处一个小港口,三百年前比不上浏河,百五十年前只敢以苏州相比,夸下口来说,小小上海比苏州。至于扬州,实在太光辉了,高不可攀,怎么能比拟得上?”

时过境迁,扬州与上海互换了位置,再无人提“扬气”与“小扬州”,上海人的骄傲开始名声在外。等到扬州修了通往江南城市的铁路,无需再匆匆坐一天几趟的船过江时,时代早已将扬州甩在了身后。

扬州的许多景色和生活方式倒是因此留了下来,历史文化遗产相比快速发展的江南保留得更好,只是贵族气质还留着,贵族家底却没了,明清以来的极端自负,始终无处安放。

“扬州十日”的极端残酷,对后世的扬州人产生了很大影响。因为在惨案后明白生命脆弱,因为自知回不到辉煌的从前,所以形成了“关注当下、及时行乐”的人生态度。

小确幸成为扬州人的主流生活态度,是无奈中的必然。

一座很文艺青年的城市,必然也有文艺青年的优点和毛病,缺钱的文艺青年,毛病更多。风雅与无用本来就是共生的,这一点在扬州体现得特别明显。

对扬州来说,安于现状谈不上失败,但站在整个历史往回看,多少让人有些失望。

图片 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